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风燃林

135.不周

    大众脸面上得意之色一闪而过,他来到担架旁,指着男孩手中攥着的荷包,急促的声音隐约带上一种近乎嘲笑般的挑衅,他说:“风燃林,你该认识这个孩子,我昨日亲眼见到亲耳听到你要他在满是石子的巷道里跪上一个时辰,然后这个荷包就是他的了。可怜这孩子为了妹妹有钱治病毫不犹豫同意,却没想到你竟丧心病狂在上面抹了毒药。连这么个与你无怨无仇的小孩都害,你的心肠早就烂透了,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中年妇人在旁边配合地大哭起来,反复念叨着一句:“我可怜的正儿啊,你死得好惨啊,你让婶娘以后怎么活啊”

    风燃林没有说话,她轻垂双眸,看着自己交叠的玉白柔嫩的双手,连带周身的气场一时都显得安静无比。随即她缓缓勾起唇角,深深的弧度转瞬透出一股阴邪的煞气,她掀起眼帘,眸光幽冷深邃,当她的视线落在人的身上,就伴随着一股寒气冻彻人的心魂。

    她说:“你想激怒我,而现在恭喜你,你成功了”

    人群陡然一片安静,连妇人也仿佛被扼住呼吸,忘记哭嚎。

    叶青风本为她气势所摄,但忽地听到这句话,心里却陡然觉得一松,还有些许的触动。或许是因为叶青风见过她强大黑暗的模样,所以在心底一直对她有种难言的惧意,这种距离感让他能更敏锐地察觉到风燃林随性下隐藏的冷漠。可现在他忽然觉得,林姐姐只是表现得无情,但其实心地却是的。

    叶青渊目光流泻出一丝隐忧,她来同盟城不过三天,却受到无数针对,甚至连偶尔兴起的行动都会变成有心人手中的利刃,这样步步紧逼让人如鲠在喉,难怪连她都忍不住动了真火

    大众脸被风燃林幽冷的目光盯着,全身一僵,头皮一阵发麻,尤其是她最后一句恭喜你,你成功了化作一缕绵长的轻叹钻进他的脑海,一遍遍回响。那句话语仿佛化作极细极长的丝线紧紧将他脑中的血管神经缠绕,然后随着每一次回响都缠紧一分,让脑中的绞痛一点点加剧,到最后脑海中的阵痛与越来越急促的心跳贴合一起,化为生生不息的折磨

    说起来慢,但其实也不过是短短一瞬间,那人只觉得风燃林话音刚落,他脑海便是一阵接一阵的剧痛。他头上青筋暴起,抱着头冲她怒吼一声:“你对我做了什么”

    “你这话好生莫名其妙,我连动都未动,就说是我做了什么可我又能做什么”风燃林唇角笑容阴邪,“哦,是了,我都忘记了你那一套言辞,与我有过冲突的出现问题必然都是我下手害的,至于动机不明那就可以推给我的想法你怎么知道,也许就是我心理阴暗异于常人这个理由上。但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你自己出现问题依旧往我身上推,不觉得太可笑了吗你如此针对于我,我有理由怀疑,你现在是在故意装病,好再次栽赃到我身上。可你未免太小看大家的智商了,由着你说什么大家就会相信什么别人又不是没长眼睛没长脑子,用得着每一件事的对错都让你来判断吗”

    脑海的剧痛让人的思绪紊乱,大众脸面容因痛苦而扭曲,他怒吼道:“你又算什么东西,值得我费尽心机来污蔑你”

    “我又不是你,我怎么知道你的想法也许你对我求之不得,心怀怨恨,就是想置我于死地呢”风燃林慢条斯理地回答。她目光幽暗,随着话落,眼瞳的黑色更浓郁了一分。

    她淡漠地看着那人因疼痛而跪在地上挣扎,像是看着一只蝼蚁扑棱,神情冷淡得毫无波澜。

    风燃林真的觉得自己的脾气已经很好,心态也越来越宽和了,可为什么偏偏总有些不知死活的人一定要往她口上撞呢她不在乎那突然多出的十几条人命,是因为她对做过的事心里有数,有事发生,多少就能事先猜测到一部分东西。而那个男孩,却真的是一场偶然的意外。或许是那个时候他的眼神太过澄澈,让她只将其看做是生命毫不起眼的过客,而从未将他归入阴谋漩涡的中心,所以,她未曾想过她的世界会有他的结局。

    而现在这样的场景,让她止不住回忆起那段黑暗的岁月,在她还很弱小还很稚嫩,却被无数人追杀的时候。精神到极限,每踏出一步都可能是一个陷阱,每做出一件事都成为别人攻讦她的理由,每认识的一个人都可能成为出卖她的背叛铡她在血腥与黑暗中挣扎,在别人编织的杀戮巨网里翻腾,直到自己的路越走越窄,最终踏上绝路

    置之死地而后生,但处在死境时的绝望与怨恨又有谁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