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云海长天

第二十二章

    此后有一年,粱安叹息的对我吐露:“初遇他,不曾想,也是宿命。”

    “仙君从何而来又去往何处呀?”那白影停在湖面中央上悠悠然的问道。

    粱安随手扑去衣服上的水珠,他脾气好的很,并不为其无理而端端生气。“我是前来寻找凤栖上神的,请问他可在云栖谷?”

    白影挥一挥衣袖,背过身。“无可奉告。”

    粱安当时很是郁闷,也不是来寻他的,怎么搞的如此大的排场。况且粱安并知道这白影是谁,因而问其姓名。白影坦言:“云栖谷谷主:竹笑。”

    说起竹笑,我认得此人,他乃故冥谷雪狐一族的公子:竹笑上神。雪狐一族天命不凡,从娘胎生下便已化作人形,修为更比其他狐族快许多。故冥谷三长老喜得幺女时,我同石头前去赴宴,远远见他一管长笛,白衣飘飘,眉若远山,羽睫黑如漆,眸点一波幽潭,静水流深,隐得宴上女仙频频侧目。

    这故冥谷三长老喜得幺女这事,来人莫不是喜笑颜开,只有他一脸淡然,倒叫我记得深。

    粱安自然不知晓这些琐事,腾云驾雾之术他也会,便在不明对方是谁的情况下冒然向他飞去。

    不曾晓得这竹笑也是个怪脾气,上来就将粱安打下腾云,幸亏粱安反应及时,险险的贴着湖面飞过。

    轻点渌波,漾起层层涟漪,竹笑步下翠竹,立于水畔,气质若雪里疏梅,霜头寒菊,迥与馀花别。

    云栖谷果然养人。

    粱安走到竹笑身后,略有些不服气的说:“你怎如此粗鲁。”

    他说的也并没什么错,竹笑“呵呵”笑出来,“既然走了,你还回来怪罪我什么?”

    说起此事,镜央见我蹙眉,便将关于粱安的一段秘史说与我听,全当听书罢了,故事还算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