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黑老大霸宠替身妻

第20章坚持

    老师怎么也想不到傅晨宇会说出这样的话,找人家爸爸妈妈好好谈一谈?

    谈什么?一个屁大大的孩子你想和人家爸爸妈妈谈什么?老师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放柔声音对傅晨宇和陆丫丫小朋友说道:“你们两个还是赶紧回家吧!要不然家长该着急了。”

    “老师。”傅晨宇叫了一声,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老师,“我刚才说了,要和她的爸爸妈妈好好地谈一谈。”

    老师只觉得气血一阵翻腾,差点没喷出一口鲜血来的。

    她被歧视了,她居然被一个小鬼头歧视了,这如果传出去她的脸还要往哪里搁?

    一声干笑,老师不再说什么,默默地退后,不再理会傅晨宇和陆丫丫。

    只要他们不欺负季思雨,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季思雨小朋友背着小书包安静地坐在那里,圆圆的乌黑的眼睛看看傅晨宇再看看陆丫丫,童声童气地问道:“你们找我爸爸妈妈谈什么?”

    “这是大人之间的事情,你个小女孩不应该知道。”傅晨宇很傲娇地说道。

    老师在一旁差点被口水呛到。

    能不能不要这么搞笑?大人?傅晨宇小朋友,其实你也是一个连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屁孩而已。

    老师在心中暗暗地说道。

    “我爸爸妈妈根本没有时间来接我。”季思雨对着傅晨宇认真地说道。

    “今天也不来吗?”傅晨宇愣了愣。

    “我也不知道。”季思雨小脑袋摇了摇,“他们工作都很忙。”

    “看来你爸爸妈妈不爱你啊!”陆丫丫小朋友一脸同情地看着季思雨。

    虽然她讨厌季思雨抢走了忆泽弟弟,但是一想到爸爸妈妈都不来接她,陆丫丫小朋友心中开始同情季思雨了,忘了她来这里的目的。

    季思雨小朋友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手,小脸上一片黯然。

    陆丫丫趴在傅晨宇的耳边轻声说道:“她好可怜!爸爸妈妈一点也不爱她。”

    傅晨宇重重地点头,“是很可怜。”

    “那我们还找她的爸爸妈妈谈吗?”陆丫丫又问。

    “谈!”傅晨宇斩钉截铁地说道。

    为了丫丫,傅晨宇一定要找季思雨的爸爸妈妈谈一谈,让他们把季思雨转走。

    炎少说过,如果他成功地把季思雨赶走,他就做主让丫丫嫁给他。当然,他现在还不理解什么是嫁,他只知道丫丫如果嫁给他,他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玩了。

    “我不喜欢你了。我不和你一起玩了。”陆丫丫小朋友小嘴巴一嘟,别过脸不理傅晨宇。

    傅晨宇很讨厌,他一点同情心也没有。

    她不喜欢他了。

    陆丫丫小朋友从鼻子里重重地哼一声,转身离开。

    “丫丫!”傅晨宇一看陆丫丫小朋友离开了,一下子慌了,赶紧迈开小短腿追了上去。

    老师站在一旁莫明其妙,不明白这突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季思雨同样是一头雾水,眨巴着眼睛看着傅晨宇的背影,一脸不解。

    傅晨宇心累,感叹女人心海底针,刚才明明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变了呢?傅晨宇追上陆丫丫,好说歹说,又哄了好一会儿,陆丫丫小朋友的脸上终于阴转睛,又露出灿烂的笑容。

    傅晨宇很烦燥地抓了抓头发。

    看来今天是没办法完成炎少交给他的任务了,明天再说吧!

    傅晨宇小脸上一片懊恼,和陆丫丫一起上车,驶离校园。

    季翰墨今天破天荒地来接季思雨,在他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季思雨的嘴里发出一声惊呼,张开双臂向着季翰墨奔去。

    “爸爸!”季思雨扑到季翰墨的怀里叫了一声。

    季翰墨一把抱起季思雨,温柔地看着她,“今天上学乖不乖?”

    “乖。”季思雨重重地点头。

    “我就知道我们小雨是最乖的那个。”季翰墨的脸上全是笑容,和老师打了一个招呼,抱着季思雨向外走。

    老师处于一片震惊之中,这就是季氏企业大名鼎鼎的季翰墨季总吗?好帅啊!老师的眼里闪着红星,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青城两个最帅最有钱最出名的两个风云人物的孩子都在她的班上,她简直要晕了。

    季思雨向季翰墨讲着幼儿园发生的事情,小脸上一片兴奋,叽叽喳喳地讲个不停。

    季翰墨的脸上一直带着一抹温柔的笑容,不说话,静静地听着季思雨讲话。

    “爸爸,我告诉你哦,我们班有一个男生长得可好看了。”季思雨趴在季翰墨的耳边轻声说道。

    “是吗?”季翰墨笑了笑。

    “是的。我还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他只对我一个人好。”季思雨与爸爸分享着自己的小秘密。

    “那是因为我们小雨太可爱了。”

    “嘻嘻!”季思雨被夸奖了,嘻嘻地笑着,双手捂着脸不好意思地钻进爸爸的怀里。

    季翰墨温柔地看着怀中的女儿,嘴角一直噙着笑意,一出校园,把季思雨放进儿童座椅里,开着车向家的方向驶去。

    季思雨突然间像想起什么,扭过头看着季翰墨,“爸爸,刚才有个人要找你谈话?”

    “嗯?!”季翰墨愣了愣,回头看了一眼季思雨。

    “是傅晨宇。”季思雨又叫了一声。

    季翰墨的眉头轻轻地皱了一下。

    傅晨宇,傅泽和炎淇淇的儿子,他也在这家幼儿园上学吗?

    季翰墨像想到什么一样,眉头皱得更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