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家的大明郡主(卫世者)

第四百八十三节奇遇

    被手机闹钟吵醒了,刘洋从被窝里探出头来,打了个长长的呵欠。在床上赖了一阵,他终于爬了起来,钻进了洗漱间才开始洗漱呢,忽然听到客厅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和开门声。

    刘洋也没在意,他以为是跟自己合租的舍友回来了,喊道:“大杨,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要跟你妹子出去旅游的吗?是被妹子甩掉了吗?”

    门外静悄悄的,大杨没有回话。

    刘洋忽然觉得不对劲,他打开洗漱间的门,立即就看到一个陌生男人站在自家客厅里。

    那陌生男子三十来岁,身材高大,他长着一副凶狠的刀削脸,平头短发,穿着皮夹克,脖子上戴着金链子,眼神很凶,一看就不是善良之辈。

    在他身后,好像还有其他人。

    突然看到一个浑身痞气的陌生男人突然跑到自己家里来了,刘洋又是震惊又是害怕,他嘴里含着牙膏泡沫,含糊不清地喊道:“你是什么人?你怎么进来我家的?”

    他慌乱地打量四周,却找不到什么防身的家伙。他匆匆忙忙随手抓起了一块肥皂,嚷道:“你不要乱来!我要喊人了!邻居有人的,我要喊救命了!我要报警了!”

    男子看到了刘洋,露出了痞里痞气的坏笑:“小胖子,你给肥皂我干什么?我可不玩这套的。你要报警?好啊,这就有警察,你要跟他们说什么?”

    他身子一侧,移开了身子,于是,刘洋看到了被他挡在身后的其他人:几个制服笔挺的警察,还有一个熟人,自己的班主任李老师。

    一个警察站前一步,从口袋里掏出了警官证,在刘洋面前一亮,沉声说道:“刘洋是吧?我们是锦城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有公务找你,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刘洋的班主任李老师也快步走过来:“刘洋,是我,别害怕。”

    看到李老师,刘洋顿时放下心来——警察有可能是假的,证件也有可能是假的,但自己的老师总不会是假的。

    看到了警察和熟悉的老师,刘洋顿时放心了,他嚷道:“李老师,您这是干什么啊?学校要查宿舍也不至于这样啊!您找我,一个电话不就成了吗,何必上门来呢?”

    “刘洋,别乱说。不是学校查房找你,是这位。。。”李老师望向那位便装的大金链子,仿佛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对方:“公安局的同志找你有事。民警同志,这就是刘洋了,咱们企管二班的学生。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呢?”

    大金链吐了个烟圈,客气地对李老师说:“李老师,谢谢您配合我们工作。既然找到人了,您可以回去休息了。”

    “可是,刘洋他还是我们的在校学生。。。”

    “不要担心,李老师,交给我们就好了,请放心吧。”

    警察们客气地将李老师请出去了,刘洋在一边看得惴惴不安,心里琢磨着,自己到底犯了什么事,闹得警察要上门来找自己了?莫非是自己下载小电影太多了,被网监发现了?可是,小电影也没多少部啊,顶多也就那么千把部而已。。。

    他小心翼翼地问道:“警察同志,你们找我是为什么事啊?”

    “身份证带了吧?拿出来我看看。”

    待检查过了身份证,戴大金链的便装男子也不还给刘洋,而是顺手就揣进口袋里了:“小刘,时间很紧,你先穿好衣服跟我们下去。在路上,我们再跟你说。”

    刘洋晕晕噩噩地穿好了衣服,几个警察将他带下楼了。一辆黑色的小车停在了楼下,有人拉开车门让刘洋坐进去,两个警察夹着刘洋坐在后座。

    直到汽车开上了环城高速,坐在前头的大金链子才回过头来,他冲刘洋灿烂地一笑:“小刘,认识下,我叫李卜天!你就叫我李哥好了!”

    “李哥你好。李哥,你们要带我去哪啊?”

    “我们先去机场。”

    “机场?我们去机场干什么?”

    李卜天笑而不答,他问起了刘洋的个人情况:刘洋有些什么爱好啊、他喜欢看什么书啊、他的身高体重啊、穿多大码的衣裳啊、平时都有些什么朋友之类——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琐碎问题。

    对方既然问了,刘洋也就老实地回答了。看到刘洋很配合,李卜天满意地点点头,他问道:“小刘,你是党员吗?”

    “我不是。”

    “你为什么不入党?”

    很奇怪李卜天为什么问起这个问题,但刘洋还是认真地回答了:“李哥,学校里入党很难的,要有指标的。要学习成绩优秀和表现积极才行,一般都是学生干部才有指望。像我这种不求上进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那你交过入党申请书了吗?”

    “申请书?申请书我倒是交过了,大一时候,大家都申请入党,我也随大流写过一份申请书了,可是一直没回音,我都差点忘这事了。”

    “交过申请书那就行了!”李卜天松了口气,他郑重其事地说:“小刘,你既然向组织上交过申请书,表达了你的入党心愿,那我今天就代表组织上同意你的入党申请了!从今天起,你就是咱们的一名光荣的预备党员了!”

    “啊?”

    刘洋目瞪口呆: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路,他虽然不是党员,但大学生入党有多难,他也是知道的。不说各种跑关系拉人情了,光是积极分子和发展对象的培训就要参加几次,还有各种思想汇报和心得体会就要写得手软了——入党,哪有这么儿戏的!

    压根不管发呆的刘洋,李卜天自顾自地说道:“小刘,这是入党的宣誓誓词,你跟着我读一遍。来,宣誓吧!”

    刘洋觉得,这叫李卜天的警察一定精神不正常了,但对方态度坚决,他也不敢抗命,只好乖乖地照读。

    等到刘洋读完一遍誓词,李卜天露出了笑容,他拍拍刘洋的肩头:“小刘啊,今天就是你的入党日期,我李卜天就是你的入党介绍人了。以后,咱们之间就可以互相称呼同志了!”

    刘洋眼睛一闭,心想你这疯子要说啥都行吧:“嗯嗯,嗯嗯!”

    “小刘同志,既然你已经成为党员了,按照誓词里说的,你就要听从党的命令,准备为祖国和人民作出牺牲和奉献了,你说是不是?”

    “嗯嗯,嗯嗯!”

    “很好,小刘同志你能有这个觉悟真是太好了!现在,是祖国需要你的时候了!来来,小刘,再次郑重恭喜你一次,从现在起,你已经加入了咱们的人民解放军,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军衔是中尉!”

    你妹的,这个叫李卜天的警察真是太神奇了!

    刘洋觉得自己的脸皮都要抽搐了,他干笑两声:“李哥,你还真是幽默。啥时候你们公安局还兼职干征兵的活了?”

    “你别管这是该谁干的,你就说你愿不愿意吧?”

    “李哥你说啥就是啥吧!”——既然知道对方是个疯子,心胸宽广的胖子就决定不要惹怒他了。

    “好,既然你愿意就好了,咱们赶紧出发吧!”

    刘胖子一头雾水地被李卜天拉上了飞机,飞机从锦城机场出发,中午抵达了京城机场。还没等刘胖子歇口气呢,李卜天又带着他马不停蹄地奔赴一个空军的机场,上了一架大型的运输军机。这时候,身边陪同他们的人已不是警察了,而是几个军人。

    直到登上了运输军机,飞机起飞之后,一路绷着脸的李卜天才松弛下来了,他笑着说:“总算赶上了!误了今天这趟航班,那要等到三天后才有护航机群,文老板那边等得心焦,还不要把咱们几个给剥皮了。”

    这时,刘胖子就是神经再大条也知道事情不同寻常了,他怯生生地问道:“李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小刘,咱们这是要去日本啊!”

    “去日本?”刘胖子顿时大惊:要是在平常时候能去日本旅游玩耍,那自然是一桩美差。但最近,去日本可不是什么好事,那里闹怪物闹得厉害,出了好多可怕异种生物。新闻里都说了,日本最近死了好多人,日本政府和军队都是束手无策。

    听到这疯子警察要带自己去日本,刘胖子顿时急了——新闻都播了,政府已经连续多日组织从日本撤侨,从日本逃回国内的华侨成千上万的。日本华侨都在拼命地逃回国呢,谁不想活了往日本那去啊?

    “李警官,您要带我去日本?不是开玩笑吧?”

    李卜天和蔼可亲:“是啊!要去日本了,你高不高兴,惊不惊喜?”

    刘胖子又气又急,他恨不得破口大骂,老子惊喜你妹!

    “可是,李警官,您带我去日本干什么呢?听说日本那边闹怪物闹得好厉害,我就是一平头老百姓,什么也不懂。。。”

    “哎,小刘,你怎么还是普通老百姓呢?你已经参军了,已是咱们援日军事顾问团教导大队的学员士官了!”

    刘胖子气得差点从飞机的座位上跳起来:“李哥,刚刚的事是随口说说的,哪能当真的!我还以为你开玩笑的!”

    李卜天板起了脸:“参军、入党,这是严肃的事,能开玩笑吗?你已经入伍了,再想逃跑,那就是逃兵,那要执行战场纪律的!小刘啊,李哥算对得起你了,起码我不像某人那样,把你灌醉了再骗你参军是不是?话说了,你要是想反悔,那也很容易啊。。。”

    听李卜天话里似乎还有转机,刘洋顿时大喜:“啊,现在还能改变主意吗?”

    “当然可以啊,你现在下飞机就是了。”

    刘洋的脸顿时垮了下来,他看看舷窗外的白云欲哭无泪——下飞机?开什么玩笑!老子还没学会飞呢!

    跟李卜天沟通无效,刘洋也只能坐在座位上生闷气了,他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发呆。现在发生的事,对他来说简直是梦游一般。想到自己即将前往那个怪兽肆虐的可怕国度,举目无亲,他就感到一阵惶恐,感觉腿都软了。

    在座位上闷了一个多小时,刘洋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他再次转向李卜天:“哎,李警官,能打扰下吗?我真是不明白,你干嘛一定要带我去日本呢?我就是一个普通学生,一千米长跑都不达标的,根本不是当兵的料啊!咱们国家有那么多人,你为什么一定要找我呢?”

    看这小胖子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李卜天好像也起了点怜悯之心,他压低声音:“小刘,别多想了,国家不会害你的,这事对你也不是坏事。至于怎么回事。。。小刘啊,你别担心,我只是负责带你过来的人,到了地头,自然会有人跟你解释的。

    小刘,我还要告诉你:我不是警察,我是情报部四局的军官。这趟带你去日本,也是奉了咱们上级的命令。。。”

    李卜天正在说话,突然传来了一阵金属撕裂的异响声,紧接着就是飞机剧烈地震动,机舱灯突然全部熄灭了!

    漆黑中,有人惊呼:“怎么回事!”

    话音未落,只听一阵尖锐的呼啸风声,飞机正在急速的下坠!乘客们被安全带绑在座位上,但仍然抑制不住地发出了惊呼声。黑暗的机舱内响彻一片鬼哭狼嚎的惊呼和惨叫声,犹如地狱深渊中的鬼号。

    好在飞机的下坠只持续了几十秒钟,重新又恢复了平稳。过了一阵,机舱灯重又亮起来了,照耀着座位上那一张张苍白的脸孔。

    “呃!”刘洋脸色惨白,那表情像是下一秒钟就要呕吐出来了。他紧紧抓住扶手,用力得手都露出青筋了。他喊道:“李哥,这是怎么回事?飞机要掉了吗?”

    李卜天也是脸色发白,表情严峻:他是常坐飞机的,当然知道,这种已不是常见的气流颠簸了,飞机肯定是遇到了什么意外。

    很快,机舱内响起了广播,一个男声急促地说:“同志们请保持镇定,绑好安全带在座位上坐好了。本机已进入了日本国领空,刚刚遭到了异种生物的袭击,遭到了一定损伤,但请同志们不必担心,我们的护卫战斗机,已将异种生物驱逐离了。

    请同志们保持镇定,我们已经通知了东京的防空司令部,日本自卫队的护航战斗机正在赶来。。。喂喂,喂喂,能听到吗?东京防空司令部,找个能说中文的来跟我们对接!我们是中国军事顾问团的补给军航,刚刚遭到了异种生物的攻击,刚刚起码有三头黑翼攻击我们!我们的一侧机翼和发动机遭到了损伤,请你们派遣战斗机给我们护航。。。”

    这时候,像是机长发现广播还开着,顺手关掉了,于是广播的声音停止了。

    刘洋打开了遮阳板,从舷窗望了出去,看到窗外的情形,他顿时呆住了:运输机的左侧机翼上,已经出现了一个脸盆大的缺口,露出了里面的线路和内衬金属。

    看着机翼上的伤口,刘洋脸色发白,心惊胆战。

    他抬头望远,远处的白色云朵里出现了两道银色的金属闪光,两架战斗机从云中出现,遥遥地坠在运输机身后,显然正在护航,看到战斗机机身上的红五星和“八一”徽章,刘洋才觉得稍微安心。

    包括李卜天在内,机舱里几个军人同样脸色严肃。但他们比刘洋镇定多了,已经开始议论起来了:“黑翼?是空军方面已发现了新出现的怪物吗?”

    “其实前几次的军航已经报告过遭到不明生物威胁的消息,否则也不必出动战斗机护航了,没想到咱们的运气真差,这趟有战斗机护航还是被他们袭击了。”

    “这些怪物,它们居然能袭击一万多米高空的飞机?这是连鸟都飞不上来的高度啊!”

    “不能用老知识来判断这些新物种的本领了。自卫队对箱根最新战役已失败了,按自卫队的通报,他们遭遇了全新的敌人,不但有地面的怪物,还有能飞行的怪物。我们估计碰到的就是这些玩意了。”

    “这些怪物还能飞,这就很麻烦了。这些天,日本的国际航班遭遇过好几次袭击了,有些班机还因此坠毁了。如果让它们掌握了制空权,日本就成孤岛了。”

    听着军人们的讨论,刘洋心下忐忑,脸色发白。他紧张地盯着舷窗外的云朵,生怕那里随时冲出一头长翅膀的怪物来。

    好在胖子的运气还算不错,接下来的航程总算是有惊无险,运输机顺利地降落在东京的成田国际机场。

    从飞机上下来,重新踏上坚实的地面,刘洋脚下发软,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