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后妃变奏曲

第133章

    风砚竺松开了钳制着寻罂下颌的手,他现在并不像之前那样,被蒙在鼓里。︾樂︾文︾小︾说|如今的他有尚星泽的记忆,他知晓寻罂完全有能力挣脱他的钳制。

    千年僵尸,僵尸的修为与年限成正比。寻罂虽说是在末世之后才成为僵尸,她历经的岁月却让身体承受的力量达到了千年僵尸应有的程度。尚星泽设下的阵法,让她比普通的千年僵尸更强一些。

    如今是在风砚竺的识海内,风砚竺也的确得到了尚星泽将近一半的灵魂。若是尚星泽全盛时期,他的灵魂力可能与寻罂不相伯仲。现在的风砚竺,却是怎么都比不上寻罂。

    寻罂没有挣脱他,不是因为能力的问题,而是因为她不想,她不愿。

    松开了对寻罂下颌的钳制,风砚竺的手从肩膀上滑落到她的腰间,半拥半扶。微微低头,他能看到寻罂眼帘轻颤,依旧有几分慌乱无措。不知晓是不是他的错觉,她的面颊上,似乎也出现了一丝嫣红。

    其他僵尸不可能出现,她却有可能。这个阵法的阴阳相合,在末世到来的瞬间失去了作用。让寻罂从人类变成了僵尸,她身处的龙脉,和口中的龙珠,却让她保持了一定的人类特征。

    如果她不自己开口,又有谁知道她是一个僵尸?在人类社会生活了几年,也未曾有人怀疑过。

    风砚竺的手指从寻罂的面颊上划过。寻罂也有几分恼怒,抬头对上了他那含笑的视线。

    “小罂,我们该离开这里了。他们也该等急了。”风砚竺收回手指,他放在寻罂腰间的手掌却没有拿开。

    “嗯,我们走吧。”寻罂正了正神色,他们在风砚竺的识海之中呆了太久。外面的人定然十分担心。相处了那么久,寻罂对真心待她的关惜岚,还是有几分好感的。

    话音一落,寻罂的身形便在风砚竺的眼前淡化。

    风砚竺猛地收回了自己的手掌,他的视线中有几分惊恐。良久之后,似乎他才意识到所处的场景。他的话语,也好似呢喃一般。“小罂,无论如何,不要再次离开。”

    寻罂的瞳孔微微一缩,风砚竺的表现实在是太落寞,让她忍不住的想要开口安慰。但是,还没等她开口,她的灵魂便消失在识海,进入到自己的身体。

    睁开眼睛,她正伏在风砚竺的怀抱里。手指微微紧了紧,握成拳。感受到他身体的颤动,她才下定了决心。

    伸手回抱住他的身体,微微侧头,轻声许诺。“师兄,我不会再离开。”

    她知道,她终是无法放任师兄不管不顾。当年师兄愿意压制他的修为,整日整日的陪伴在她的左右。她明知道这样不好,却没有开口阻拦。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开始了对他的亏欠。

    当时的她,一直想要为师兄,为父亲做些什么。只是,她没有能力做任何事。她所有的东西都的是父亲和师兄给的,她能给他们的,他们却并不一定需要。

    现在,她比风砚竺要强。她可以像他当年护着她那般,护着他。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离开他。

    风砚竺的身体微微一僵,微不可察的叹息了一声。

    寻罂并没有放手,她又开口说了一句。“风砚竺,我不会离开。”

    她不知道风砚竺为何要纠结一个称呼。在她眼里,前世今生,只要现在的他有了前世的记忆,那他就还是他。

    他要的爱情,她不保证自己能给。但是这个世界上,除了风砚竺之外,其他人很难接近她。她在末世生活了几年,也遇到过形形□□的男人,到现在她还依旧是孑身一人。

    之前便没有人靠近她,之后有风砚竺的阻碍,就更不可能有人靠近她。如果她寻罂会爱上一个人,那这个人定然非风砚竺莫属。

    现在,她不排斥风砚竺对她的情感,哪怕是她曾经唯恐避之不及的爱情。

    风砚竺这才勾起唇角,笑的相当肆意。他带笑的面容,周围的人都看的真切。

    “师兄,看来您这次收获不小。不仅吞噬了心魔,还赢得了美人心啊!”原修永看到风砚竺的笑容,不由的开口。

    在风砚竺身体上的黑色魔气化为金色的时候,他们就看出了这次风砚竺有惊无险的度过了一劫。他们在一旁等着风砚竺清醒,却足足等了两天两夜。风砚竺的气势一直在攀升,他们围成的圈子直径都扩大了不少。

    原以为师兄醒来之后多少会对他们客气几句,没想到他醒来之后,除了寻罂之外,似乎任何人都没有看到。果然,谈了恋爱的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么?!

    “多亏了小罂。”风砚竺没有任何居功的打算,此时他还能站在这里,多亏了寻罂的出手相助。或许,还要庆幸他前世恰好是安星泽?!

    寻罂离开风砚竺的怀抱,站在他的身侧。风砚竺虽说没有阻拦,却在下一刻将她的手掌握在手中。

    “谢谢嫂子!我们这些修真者,日后都仰仗嫂子了!”原修永一本正经的对着寻罂开口。

    寻罂听到‘嫂子’这个称呼,第一时间并不是与往常一样的排斥。而是看向了风砚竺,风砚竺在外的容颜并非前世的样貌,她的脑海中却依旧会浮现出他落寞的模样。

    “嗯。”寻罂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这个称呼。

    “小罂,你没事就好。”关惜岚从一旁拉过寻罂,见她当真没有什么损伤,这才抬头看了风砚竺一眼。“风爷,我们知道你很强大。既然是基地第一强者,没道理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