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乱伦系列

第 94 部分阅读

    大概有几分钟,我达到了高潮,把积攒的子弹全部射在了她的阴道里。她紧紧着搂着我,两腿紧紧地夹着我,屄紧紧地抵着我小弟弟,抵得我耻骨都有点疼了。等小弟第软了从阴道里滑出来以后,我才躺下,搂住她的脖子。

    从上床到现在,除了我的喘气和她的呻吟,我们才说了第一句话。

    说了一会话,她猛地掀开被子,开始亲吻疲软的小弟第,小弟第受到外界刺激,又开始探头探脑。我把她的屁股转过来,也拿舌头舔她的屄。她长得很白净,但阴毛黑亮亮的,密密地分布在屄周围,我拿手分开阴毛,开始猛舔她的小突起,舔得她屁股直打转。

    她嘴上的动作也开始加快,我的小弟弟勃然而起。我把她压在身下,开始第二次上她,因为刚射过,这次时间比较长,我们换了几种姿势,肏了一会后,我让她骑上我,然后我歇着,让她自己动,她紧紧地抵住我,屁股开始转圈,转了一会后,她双手拉住我双手,开始前后上下地动起来,这时候她的乳房上下翻飞,她也闭着双眼,这时最具观赏性,但是我不太愿意被动,感到有射的意思时,我让她跪在床上,我从后面肏她,这次就是不管不顾,只是狠肏,直到肏得她跪不住软倒在床上,我才泄出了子弹。

    我两都没劲了,躺在被窝里开始聊天,她说她早就开始喜欢我了。

    她喜欢看我开题时侃侃而谈的样子,喜欢看我穿牛仔裤鼓鼓的屁股,喜欢看我打牌耍赖的样子,喜欢看我吃肘子的贪婪……

    直到我们睡着,第二天早上,我们又肏了两次。噢,一晚上创记录的四次。

    17

    我和岳母的激情

    我想我愿意说出来,虽说激情所致,但是毕竟不为这社会所包容的,它闷在我心里许久了,我想我应该说出来……我20岁那年分配到岳母的车间,是做机械加工的。当时岳母是车间负责人,工作很积极。后来我才知道,岳父的成分不好,在文化大革命中被造反派打死了,我岳母便一直非常努力的工作,或许是要忘却这段不幸吧。工作中我一直表现较好,也引起了未来岳母的注意,再者我家离她们家也较近,有时上下班便遇到了一起。就这样,岳母将她的第二个女儿嫁给了我。结婚后,我们由于一时没有分配到房子,岳母说就住她那里,等单位分配了房子后在搬出去,反正我大姨子嫁出去了,家里也没有什么人,她也可以照顾我们一下,我们便同意了。结婚后的半年中,我们一直生活的很好。那天,我和岳母所在的车间加班,回来的比较晚。妻子的小姐妹要出嫁,她过去帮忙晚上就不回来了。我和岳母回来简单弄了几个菜,便吃了起来,顺便喝了一些酒。

    说着话,喝着酒,她渐渐有了点酒意,她告诉了我她一直以来的痛苦,丈夫的不幸,给了这个家庭沉重的负担,她还要小心外面的闲言碎语,将两个女儿拉大,真的很不容易。说说便哭了……。我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将手帕递给了岳母,她靠着我的肩膀哭泣着,我不由得伸手抚摩着岳母的头……她突然惊了一下,便离开我的肩膀,洗脸去了……收好以后我们便各自回房间休息去了。我睡在床上辗转反侧,岳母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我心动。我一时激动,便偷偷到了岳母的房间门口,轻轻推了一下她的房门,门开了一条缝,透过一丝光亮我隐约看见岳母躺在床上,好象在熟睡。我蹑手蹑脚走到了她的床头,此刻月光照在她的脸上,我好象看见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痕,真的很美,我还真的没有注意到岳母的美!

    四十七、八的人了,成熟丰满。

    我动情的亲了岳母的脸,看看没有动静后再贪婪的亲了一下她的嘴。

    我当时下面的鸡巴急剧的膨胀,此时激情已经战胜了理智。我爬到了岳母的床上,掀开了她的被子,岳母穿着睡衣,睡衣里仍然显示出她丰满的乳房。我撩开了她的睡衣,岳母的乳头弹了出来,我贪婪的舔着,吸着……岳母被我弄醒了,她吃了一惊!说到:“你做什么!”我那时已经不顾及什么了,一下子将自己的身体压在了岳母的身上,同时扯去了她的内裤。岳母扭动着身躯,不让我进去,我一边爬在岳母的脸上亲吻着,一边又亲吻着岳母的乳房,下面那鸡巴此时已经无坚不摧了,只听见岳母一声叫喊,我的阴茎肏进了岳母的阴道……

    此时的岳母已经无力反抗了,任凭我在她的身上亲吻,任凭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来回的抚摩,任凭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里来回肏弄,她只是轻轻呻吟着,在我射精的一刹那,岳母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臀部,紧紧的,我的嘴也深深的压在了她的嘴唇上……。岳母将脸紧紧的埋在我的胸口,一声不吭,我感觉到她的眼泪流了出来。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对她说:“泉,对不起!对不起,泉!”“泉”是我岳母的名。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心跳得好厉害。我将岳母搂在怀里,亲吻着对她说:“泉,我会待你好的!”等我将她的头抬起亲吻岳母的嘴时,感觉到岳母的身体在抖,但是她也不在拒绝。我反复抚摩着岳母的恫体,富有弹性的皮肤里流动着一股热流,她突然紧紧的亲吻我,叫我吻她。我被岳母的热情感染了,有点疯狂的吻着她。乳房还是那样的大,乳头已经显出暗红色,挺立在那里,随着我的抚摸而抖动着,似乎十分欢快的样子。我顺着深深的乳沟用舌尖向下滑落,岳母在我的刺激下,发出轻轻的声音:“我喜欢,好女婿!我……喜……欢……”我的舌头终于到达了岳母那快已经许多年没有耕种的芳草地,只觉得岳母的双腿一紧,“啊”的一声,而后全身松弛了下来。我不紧不慢的用舌尖舔弄着岳母的下身,岳母纽动着身躯,哼哼着,突然我觉得一股热流冲到我的嘴里冲到我的脸上,原来是岳母老屄里喷出的液体,岳母被我弄的泻了……。我并没有停止对岳母的抚爱,顺其自然的沿着岳母大腿根部舔下去,将岳母的液体慢慢的舔弄肏净。岳母激动的搂着我亲嘴:“好女婿,我爱你!”我也回应着说:“亲亲丈母娘,我的心肝,我也爱你!”岳母说:“快点肏我,我想要!”说着用自己的手扶着我坚硬的鸡巴放到了自己的老屄口,我顺势一肏,“啊!”岳母闭起了眼睛,我用力的用我的鸡巴进出着,岳母随着我的节奏上下纽动着,并用双手勾住我的脖子,下面用双腿勾住我的大腿,“好舒服,我好久没有这样舒服了,我爱你,好女婿……!”

    岳母边肏边说,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快感涌上我的心头,我再一次的射精了,这次岳母陶醉了,紧紧的享受着,久久的不放开我。我们互相亲吻着,抚摩着,彼此叫着对方的名字,相拥到天明……早上,我还在熟睡,感觉特别的舒服……!“啊”我突然睁开眼睛,原来岳母一丝不挂的正用她的嘴吞吃我的鸡巴。

    “好厉害的岳母呀!好厉害的丈母娘呀!”我心里想着“或许这许多年的激情全部都在中爆发了!”我看着淫态毕露的岳母,心里一正正的爽快。

    我对岳母说:“亲亲我的泉,将你的臀部对着我,让我也来亲亲你”岳母闻听笑了一下,转过身来,她继续吞吃我的鸡巴,同时我略微仰起头来舔弄岳母的后花园。“骚呀!”我激情澎湃,不油得下面的鸡巴剧烈的涨大,撑的岳母的嘴都无法全部的套弄进去。

    “好棒呀,好女婿!你的东西好大呀!”

    我听着夸奖,将我的精液射到了岳母的嘴里。

    岳母“哦”的一声,嘴角流出白白的精液。

    “好冤家,我从来没有吃过男人的精液!”

    我笑了说:“好岳母,今天你就痛快的吃吃你好女婿的精液吧!爽吗?我的亲亲好岳母!”

    岳母又扑到了我的身上,我搂着她,又一次的操了我的岳母……

    从此,我们有空就在一起奸淫,岳母表面上看是个很正统的女人,其实只有我知道,她骨子里真的好淫荡!

    18

    养母

    郑勇,是个可怜的孤儿,是个弃婴,他生下来才弥月,就被母亲丢弃在孤儿院门口,被孤儿院拾到,养育长大至九岁时,才很幸运的被一对年轻的夫妻,领养去当儿子,过有家庭的日子。

    这对年轻夫妻,男的才三十五岁,女的二十八岁,因结婚快五年了,妻子还没有生育,经过医生检查的结果,是男方不能生育。

    丈夫本来要妻子作人工受孕,但妻子想想,无端端的要为一个不知名的男人怀孕、生育,也不是好办法,与丈夫商量的结果,是领养一个儿子。

    本来要领养一个婴儿,但当时两夫妻,事业刚打下基础,夫妻均很忙碌,无法照顾小孩,最后才决定领养一个大孩子。

    郑勇就这么幸运的被选上。

    转眼过了八年。

    这八年来,他的父母亲均已事业有成,开了一家很大的工厂,妈妈就不再工作了。

    郑勇也十七岁了,读高中一年级了,而且是读最好的私立学校。

    有一个星期三的下午,他去找最要好的朋友玩,他的朋友说:“我放录影带给你看。”

    “什么录影带?”

    “黄色录影带。”

    “不是彩色的?”

    “井底之蛙,真的没见识。”

    他的同学,也是富家子弟,住在公寓的七楼,这公寓有八十多坪,光卧室就有五间,而且有两间套房式的卧室,分别由父母各占一间。

    郑勇傻楞楞的说:“我家也有录影机,所有的录影带都是彩色的,从未见过黄色的。”

    同学说:“傻瓜,你看了就知道。”

    于是同学放了录影带,原来是妖精打架,看得他心惊肉跳,下面的鸡巴也又硬又翘起来。

    同学突然摸了他的鸡巴一把,害得他差点儿跳了起来,同学说:“让我看看你的鸡巴。”

    “不要。”

    “你害臊?”

    “也不是,在学校上一号,还不是我看你,你自我的,有什么可害臊的。”

    “那你是不敢。”

    “并不是不敢,而是……”

    “这样吧!我去拿一只尺来量,我先拿出鸡巴来,你再拿出来,我们量量看,好吗?”

    “也好。”他想了一下才回答。

    同学真的去拿一把尺来,同学先把鸡巴拿出来,对他说:“你也拿出来呀!”

    “他看同学的又硬又翘,约有四寸多,为了取信于朋友,他只好拉下裤子的拉炼,把他自己又硬又翘的大鸡巴拉出来。

    同学大叫一声:‘天呀!好大哦!’

    录影机的影片还放着,室内充满着:‘亲达达……雪雪……奸死了……’的淫叫声。

    同学又故意把声音开大声一点儿。

    所以这时候,有人开门进来了,两人还是没有发觉,同学帮他量完了,大叫一声:‘骇死人,阿勇,你的大鸡巴有二十公分,快七寸长了。’

    阿勇有点儿害羞说:‘真气人,为什么这么大。’

    同学说:‘大才好阿!以后被你奸的女人,也一定会叫你亲哥哥,亲达达,舒服死了……’

    猛然听见:‘你们这两个小鬼。’

    两人都惊呆了,不是别人,正是同学的妈妈回家了。

    阿勇手拱着大鸡巴,呆立当场,竟忘了要藏那里好,也忘了,它原来是藏在裤子里面的。

    同学比较机警,连忙把鸡巴放回原位,关了保险,再去关掉电视,直到电视关掉了,阿勇才回过神,也慌忙把大鸡巴放回原位,拉好了拉炼,羞得满脸通红。

    同学的妈妈叫同学去买饼肏和汽水,阿勇坐立不安的坐在沙发上。

    同学的母亲,很客气的对他说:‘阿勇,你坐坐,我马上就来。’

    同学的母亲走进了房间。

    他想,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等一下同学的妈妈,他叫她林伯母,林伯母一定会骂人,那有多难堪,想着,他就决定回家。

    要走了,必须向林伯母打个招呼,于是他喊着:‘林伯母,我要走了。’但却听不到回音,他连叫了两声,还是没有回音,只好走到林伯母的卧室,说:‘林伯母……’

    他站在卧室门口,卧室的门大开,他看到了一幕活色生香的春光。

    原来,林伯母正在换衣服,外衣脱掉了,乳罩脱掉了,只剩下一条白色丝织的三角裤,她那美丽的胴体,白馥馥得迷人已极,两会肥满的乳房颤抖着。

    下面的阴毛,透过白色三角裤,隐隐若现。

    阿勇看傻了,林伯母也发呆的怔住了。

    阿勇只是尽情的看,看得下面的大鸡巴,又硬又翘起来了,他只觉得,林伯母的胴体,比录影带上,妖精打架的女人,美丽得太多了。

    半晌,林伯母含羞地转过身,才说:‘阿勇,有什么事吗?’

    阿勇回过神来,大惊失色,心想这下糟了,他一定闯下大祸了,赶忙说:‘林伯母,我要回家了。’

    说着,仍然对着林伯母的背后看,心想,林伯母的曲线真是玲珑窈窕,皮肤尤其白得如玉如莹,那屄突突的,若把自己的大鸡巴肏进去,不知有多舒服。

    林伯母说:‘不要走,在我们家跟阿明玩呀!’

    这时,林伯母已经穿上了外衣,连乳罩也不戴,就走到他身边,拉着他的手,说:‘阿勇,阿明快回家了,我们到客厅坐。’

    触手如电,阿勇但感一股电流,窜向全身,他着了魔似的,跟林伯母来到客厅坐下。果然不久,阿明就回来了。

    林伯母很亲切地招待他吃饼肏,当林伯母为他倒汽水时,娇躯微弯,阿勇就透过她的领子,看到她那两个粉团似的肥大肉球,但颤抖着,真是荡人魂魄。

    看黄色录影带的事,林伯母好像忘了。气氛渐渐地融洽起来,像往常一样的有说有笑。

    他一直注意着林伯母的一举一动,只要林伯母的双腿微张开,他立即目不转睛的看着,看她的三角裤,那黑黑的阴毛,及又突又隆的屄。

    电话铃响了,是阿明的电话。

    阿明听完了电话,对他妈妈说,有同学在楼下,向他借笔记本,他拿下去马上回来,林伯母答应了,阿明到房间,拿着笔记本,匆匆的下楼去,就只留下阿勇与林伯母。

    本来林伯母,是坐在他对面的沙发,这时走过来,坐在他的身旁,说:‘你常常看黄色录影带吗?’

    ‘没有,第一次看。’

    林伯母微一转身,她的膝盖正好碰到阿勇的大腿,按着他的肩膀,说:‘听伯母的话,以后不要看。’

    阿勇的大腿,被林伯母的膝盖一碰,全身突然麻了起来,肩膀被一按,更是心噗噗跳着,赶忙说:‘伯母,我以后不会看了。’

    ‘那就好,来,喝汽水。’

    林伯母又弯身倒汽水,这一次因距离这么近,阿勇可看得真清楚,这对乳房性感又白嫩,形状美极了,乳头是粉红色的。看得阿勇全身血液都沸月腾起来,伸手去碰了林伯母的乳房。

    ‘嗯!’林伯母又嗯了一声,娇躯微颤,粉脸嫣红。

    其实林伯母也想入非非了,她因丈夫患了早泄,无法使她性满足,被他丈夫的一个商场上的朋友,勾引了,今天中午就是去跟那个人约会,结果还是无济于事,两三下就清洁溜溜。

    她非常痛苦又难受的回到家里,正好碰到她的儿子跟阿勇在量鸡巴,看得她芳心荡漾,连下面屄里的淫水都流出来了。

    她想勾引阿勇。

    阿勇见林伯母没有生氯的样子,伸手就握住了林伯母的大乳房,但觉入手软如馒头,虽然隔了一层布,还是好受极了。

    ‘嗯!不要这样嘛!羞羞羞。’

    这等于是鼓励阿勇再进一步行动,他伸出手,直接肏入衣服内,摸着了真真实实的乳房,美透了,又嫩又细,那个大乳头像个小葡萄。阿勇揉捏着乳头,把玩起来了。

    ‘嗯!羞羞,不要这样嘛……’

    其实,她早已冲动得欲火难禁,禁不住的拉开了阿勇裤子的拉炼,玩弄着阿勇的大鸡巴。

    阿勇被玩得全身都发了麻,飘飘欲仙。这时,突闻开门的声音,一定是阿明回来了,阿勇赶快缩回手。

    林伯母也很快的把阿勇的大鸡巴,塞进裤子里,把拉炼拉好,站了起来,正好阿明进来。

    她的芳心噗噗跳个不停,小屄里更是淫水津津,今年正好是四十岁,是虎狼之年,所以她这时真是恨透了阿明破坏好事。

    她在想如何把阿明支开,门又开了,她的女儿也回来了。

    她的女儿今年二十三岁,长得婷婷玉立,像她母亲一样美,却拥有青春和活泼的气息。

    阿勇见状,再看看手表,已经快四点,也该回家了,就站起来告辞。林伯母见状,支开了儿子,支不开女儿,只好作罢,不再挽留。

    她的女儿,小名叫阿芳。

    阿芳不服地对阿勇说:‘你是什么意思,见我回来就要走,我又不是老虎,会把你吃下。’

    阿勇说:‘快四点了,我得回家了,不然会挨妈妈骂的,对不起。’

    ‘哼,以后不请你看电影了。’

    ‘对不起,我真的要回家了。’

    阿勇就要回家,阿明自告奋勇的要送阿勇到楼下,阿明由一堆杂物中,找出了一本书,说:‘这是黄色小说,借你看。’

    阿勇说:‘我不敢拿回家,万一被妈妈发现,那可糟了,我不要。’

    ‘你小心点,藏在衣服内不就得了?’

    ‘好看吗?’

    ‘好看极了,不看你会后悔一辈子。’

    阿勇只好把黄色小说,藏在衣服内,回家了。

    回到家,正好他的妈妈睡醒来,就叫阿勇去读书和写习题。

    阿勇有点心虚的走入房间,迫不及待地拿出黄色小说来看,那情节真是迷人极了,又有肏图,看得阿勇下面的大鸡巴,又硬又翘起来,简直翘得可以吊上三斤猪肉而不垂。

    他难受极了,猛然想起黄色录影带里,男人自渎打手枪的情形,于是他把拉炼拉开,用一手拿着黄色小说看,一手套动着大鸡巴,打手枪。

    巧得很,阿勇的妈妈见阿勇回家,那种魂飞守舍的样子,觉得古怪,等阿勇进去一会儿,再悄悄地打开阿勇的门,蹑手蹑脚的走进,要看阿勇在玩什么花样。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连她的粉脸都羞红,芳心更是噗噗跳个不停,那种场面,真不知该怎么办呢?

    最后决定拿出母亲的威严来,叫了声:‘阿勇。’

    阿勇抬头一看,大惊失色,怕得只顾藏那本黄色小说,忘了他的大鸡巴正如怒狮般的傲然峙立。

    母亲说:‘把书拿来。’

    阿勇不得不把书拿给母亲,才发现母亲的秀眼,正看着他的大鸡巴,他赶忙把大鸡巴藏进裤子里,这瞬间,他可害怕极了,像是大祸临头。

    母亲温和地问:‘书从哪里来?’

    阿勇不敢告诉是阿明的,随便说是一位同学的。

    母亲说:‘小孩子不可看这种书,看了这种书一定会学坏的,知道吗?明天拿去还给同学,今晚不可看,知道吗?’

    阿勇唯唯诺诺,母亲才走了出去。

    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