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锋道骨

卷六 神剑 第40节最强的战斗

    [内兄提醒你,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内兄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里穷荒,婆罗门神殿耸然矗立。(wwwneixiongcom内兄)这座神殿在蛮荒内经历了千万年岁月洗刷,同样也在这无数年内接纳了难以计数的信徒膜拜。凝聚起磅礴得难以计量的念力,充斥着神殿内外,仿佛如若实质屏障,拱卫着整座神殿的安宁。

    这样庞大的念力累积,形成的屏障,比任何禁法,阵势都要坚固,就算是地仙高手也不可能攻破,一旦催动起来则聚集无上凶威。涵盖**,能够扫灭任何邪魔勉勉。

    因此,在这座神殿内外根本就没有卫士防守,除了神殿内的少许使者,就是信徒。这些使者。信徒都只为一尊神械奉上信仰。正是这座蛮荒神殿供奉的唯一尊神”婆罗门。

    凛然,庄严的神殿内。婆罗门神像高跪其上,这尊神抿却是以女相显身,八臂三目,眉眼低垂朝下,却非是那种神械高高在上的俯视,而是如圣母一般流露出慈爱,祥和,圣洁的姿态,在为她的子孙祈福,为子民的悲苦而哀伤。

    磅礴浩瀚,如若实质的信念力量,汇聚神像之内,使得婆罗门这尊神抿栩栩如生,宛如从太古洪荒踏出,将要再度降临大地。

    在婆罗门神像之下。一人长身而立,身形修长,高冠星羽,手握秘银色权杖,双眸如日月闪烁。充溢无穷神光,似乎世间一切都能看穿,他的脸容却隐藏在一片璀璨金光下,似是而非,渺渺茫茫,居然无法辨认。

    这个人正是掌控千万里穷荒,百族之首的大祭司,武道超越世间所有高手的数峰强者,此时负手而立在婆罗门神像前,重重古朴,凝重的音符在四周敲击着,渐渐与念力的波动,弧线相互融合,他的身形也似越来越淡,渐渐化为婆罗门这尊神抿的侧影。

    徒然大祭司眼内神光大盛,似乎沉吟了一会儿后,随机黯淡了下来,停止了吟唱,看着神殿之外,静静站立着。他的眼神虚无缥缈,似乎注视着天下,又似乎游戈于天地之间,至于究竟是怎么想,谁也不

    楚。

    短短片刻后,三条身影破空而来,在离婆罗门神殿相隔十里外落到地面,过了一会儿后,才在神殿之外,大祭司银辉闪烁的瞳孔内闪现。

    这三条身形正是玉漫天。凌天啸,以及大祭司首徒叶临风,不提叶临风本就是大祭司弟子,尊崇婆罗门尊神,就算前两者,此刻在面对大祭司时,也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以他们的身份地位,尚不得不尊奉婆罗门神殿的灿巨。距离十里时,就步行而来。

    越是接近婆罗门神殿,凌天啸,玉漫天两人越是心惊,这股股千万年岁月累积下的磅礴念力。实在是太过浑厚了,若是一旦被催动,那股力量恐怕足可山河倒倾。崩碎大地,连他们这样的高手都心惊胆战。

    谨慎的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浓浓的忌惮之意。

    “贵客远来,未能远迎。恕罪,恕罪

    这个时候,一道温润的声音响了起来,如一股春风,吹拂大地,能将任何负面情绪抹平,能消除世间一切业力罪障,听到这个声音。玉、漫天,凌天啸两人只觉得心神酣畅,神魂内都有一种洗涤的感觉。反应过来后,则更是惊惧。

    大祭司已走了出来。

    他步伐轻盈,修长的身形着一身宽大的金丝长袍,高冠星羽,手握秘银色权杖,看起来就仿佛是一位最为好客的主人,在迎接着从远方而来的客人,从他温润。饱满的声音内,透露出和谐,安宁,从容,祥和的意境,足可磨灭任何的不安。

    若非他的容颜始终如雾外青山,隐藏在浓浓的烟雾之后,似最为亘古璀璨的星辰,始终只在最为黑暗的时空内运转,令得即便以玉漫天,凌天啸两大绝顶高手也难以看清,恐怕谁也无法将他与手握亿万生灵,弹指之间就能令天的动荡的百族大祭司,纵横天下数百年的无双强者联系在一起。

    凌天啸,玉漫天的目光同时落在大祭司的手上,这是大祭司唯一显露在外的身体部分,这双手白暂,修长,隐隐泛着一丝淡银色气息,似乎是因久久掌握着那柄银色权技,因此也沾染上了那份色彩。

    本来这只白哲,稚嫩。看起来柔弱的手没有半点出奇,就像是一位保养得十分良好的贵族子弟,然则那份隐然透露出的淡银光彩则使得这只手充满了魅惑的感受。无论是谁,一眼看上去,都能感受到这只手定然拥有着神秘莫测的能力。

    现在这只手正握着那柄象征着权势,荣耀的秘银色权杖。仿佛是高踞上苍的诸天神明,以他无上的神通,掌握了天地之间的命脉。而这只手的主人则如一位谦谦君子,淳淳如玉的好友,站在厅堂之上,恭候着从远方而来的客人。

    一面天神,一面良善,,这两种巨大的反差,就如何协调的交融在大祭司身上。

    “晚辈拜见大祭司。”

    武尊凌天啸,光辉皇帝陛下玉漫天都深深吸了口各,以晚辈的姿态拜会着大祭司,以他们的骄傲。肚,时此刻。也不得不低头。“两位何必多礼。”

    大祭司温和一笑。既未流露得意,也非善意。

    “师尊”

    叶临风此玄俯首在地,恭恭敬敬的。拜之后,正欲说话,大祭司毁了挥手:“不必多说。该了解的,我都知道了,让本座来搜索他们,此刻究竟在何处。”

    说完此话,大祭司眼内神光流溢,华光闪烁,如若无数星辰在其内争辉。片刻之后。却是微微一愣。轻咦了一声。

    “棋逢对手。有趣,有趣。”

    大祭司笑了起来。

    “师尊,究竟怎么回事,弟子不知?”这个时候,连凌天啸,玉、漫天也是紧张的看着他。

    大祭司道:“本座本想以秘法牵引婆罗门神铠,却是全无感应,想来却是对方先行下手,以祖龙之力炼化了其中禁法,血脉气息,远古印

    “炼化了?”叶临风傻眼了,“那还如何寻找?”

    大祭司道:“这个不难。”说着,他手指按着眉心天庭,指尖淡银色光辉铺散开来。随着这银光一洒,身后那婆罗门神像额头第三眼也同时弥散开来,如同冥冥中的天眼,拨寻着世间一切。

    噗噗噗!噗噗噗!急速的穿行中,气流碰撞在真空壁垒上发出巨大层层气爆,这个时候,谢玄眼神一闪,寻龙宝鉴蓦然引动,弥散开一线光芒。

    就在寻龙宝鉴被谢玄引动之时,咔嚓一声脆响,虚空之内,仿佛炸裂开一道闪电,这道闪电似乎是一条极为细微的电弧,在急促的爆炸下,引得虚空震颤,裂开了一丝细小的缝隙。

    这道缝隙,宛若上天震怒下,裂开的天眼,从其中透露出淡淡的银光。寻龙宝鉴的光芒与银光猛然冲撞下,宛如地球是彗星撞在了一起,尖锐的爆炸声,一下子接连引爆,滚滚洪流被这次爆炸变得紊乱不堪。

    屏障壁垒一冲就破,厉啸的罡风,凌厉的磁暴,尖锐的电弧无孔不入的攒射过来,其中还夹杂着狂飙似的奔腾气流。

    “天地逆流!”看见这种情形,萧屹然双手一划,如倒利太极,将所有攻击阻隔在外。

    “怎么回事?”

    萧屹然讶然问道。

    “我们的踪迹被大祭司发现了。”

    谢玄眼眸凝视着那淡淡银光与寻龙宝鉴充斥后,现在快速弥合的缝隙,冷静道,“我还是小看了大祭司,单单以为以真龙之力炼化了神铠上的气息,印记后。他就不可能再找出我们的踪迹来。却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手段,天眼一开,洞穿三界六道,大千寰宇,谁也难以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