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人性禁岛

一百五十三章:树丫上的诱惑

    太阳又像个烧红的铁球,滚到大森林顶端的边际。八个宝箱已齐集,分别摆在侏儒的木筏上。鬼猴的巢穴,被破坏后扔进河里。

    其它地方,若不再有鬼猴部落,这个种族算是彻底灭忙。即使有潜逃的零星鬼猴,想再发展起来,成就这么大的规模,恐怕万难,因为它们已经虚弱,沉入了生物链底端。

    侏儒野人的筏队开始回归,对他们来讲,铲除异己远比获得宝箱喜悦的多,但我更关注那几个宝箱,里面是否还有宝石。假全里毒品,害人害己的东西,不碰触便是最明智的选择。

    黄昏进一步另光线暗淡,狙击步枪无法保持两千米的射击准度,我慢慢抽回枪支,潜入树林边缘,与山脚下的侏儒筏队并行。残阳如血,大地一片暗红,交织的河流,仿佛巨人的血管脉络,运载着侏儒筏队缓缓行进,透出无限悲壮。

    背包还有三百发子弹,加上一把阿卡步枪和冲锋枪,可以趁着夜色袭击侏儒野人的筏队儿,他们的小弓手,剩余不足五百。鬼猴的威胁已经铲除,大船将会成为他们接下来关注的目标。

    八个宝箱藏着什么,无从得知,一旦被侏儒筏队运载进部落,想得到就更难。四个橡皮筏的食人鱼,都在侏儒野人的木筏上,必须盯紧他们,及时了解新生的敌人动向。

    果不其然,侏儒筏队并未按原路返归,出了森林大河的支流,沿河主干朝上游走一段,插进另一条促短的支流,筏队才停止下来。胖酋长开始呜哇乱叫,几十只侏儒野人如敏捷的猴子,急速攀爬上靠岸大树,用早已绑好的麻藤,将七个宝箱拉扯上树冠。

    看到这一幕,着实另我一惊,侏儒野人明明在藏宝箱,他们的社会观念里,是否具备私有意识。或者,这只是一个单纯的行为,像松鼠打洞储备松子。剩在木筏上的一个宝箱,估计用来交换我们的食物。

    天色渐渐转黑,由不得我继续跟踪,待会儿视线不好,爬山容易摔死,或者被困。大船上不能没有我,那些女人需要我这个孔武有力的男人,不然睡不踏实,我也是她们的精神支撑。

    放弃对侏儒野人的追查,具有危险隐患,他们的小短弓实在厉害,意识上比鬼猴更重视我们。鬼猴一直把我们当猎物追杀,只把侏儒野人当敌人看待。壁虎和蜥蜴有断尾求生的本能,指不定鬼猴怎么理解了木推屉的毒食。所以,它们在甲板上损失惨重,大伤元气。

    我急速奔跑,为在岩壁上移动争取时间。一轮皎洁皓月,不知何时挂上头顶,三条钩绳牢牢缠住我的后腰和双臂,大船就在脚下的山涧,甲板上亮着火把,一定是伊凉她们为引导我归来而点。

    很多肥硕的蝈蝈,在树下或枝丫奏鸣,像安抚我不要着急,慢慢爬下去,回到温馨的家庭。有几只甚至蹦上我衣袖,摇甩着触须毫不畏惧,一副呆笨固执的样子。好比回来晚了。被拄拐棍儿的佝偻老头撞见,翻着眼珠问你干什么去了,叫人懒理会得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