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人性禁岛

第七十六章:铿锵的玫瑰

    伊凉看到了我极力想睁又睁不开而哆嗦起来的眼皮,知道我是心里着急,关注岸上的战况。“鬼猴还剩二三十只,岸上两把狙击步枪,三把冲锋枪和一把密林枪已经成了它们的武器。”靠在我头前的伊凉刚把话说完,岸上又传来一生枪响。

    从音色上,我昏沉的意识,还是能辨别的出,是一把手枪发射了一枚子弹。这又令我很纠结,难道剩余的矮小野人也摸索出手枪的使用方法。

    “噢!”我的心一阵悸动,忙侧耳倾听。原来池春隔着炮台的边缘窥看岸上的动静时,由于过度紧张,回缩时不小心碰到了头部。“有只鬼猴用牙咬的手枪走火了,嘴里的舌头和蛮齿爆了一地。”

    我现在很想说话,想告诉伊凉不要再用阿卡步枪还击,即使鬼猴的枪法比她的还槽糕,但它们的运气未免就坏。如果芦雅能在这个时候,知道伪装起来用m25放射冷枪,那就是目前为止最好的作战方式。

    料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要是当初对芦雅讲述一些狙击常识,此时此刻真的是大派用场。可我现在真的是像在梦中一般,大脑活动着,嘴巴和身体却传达不出任何信息。

    “砰。”又是一声狙击步枪的声音。我头盖骨下的大脑,就如水缸中受到惊吓的蝌蚪一般来回乱窜。一定是这个丫头又在冒险,她要是还和刚才那样,暴露的站立在甲板上射击,那死神可真要站在她细小的身子后面审视了。

    伊凉急忙握住我贴在板面上抖动不停的手指,她仿佛是我心中的精灵,总能正确的猜到我的心思。“你别担心,芦雅是躲在炮柱后面的缝隙开枪,岸上的鬼猴看不到她的身体。”

    我的心脏啊,在受如此这般的刺激,非得冲破了喉咙,喷吐出来。“子弹。”芦雅那种还带有孩子气般的稚嫩声音,终于闯进了我的耳朵。这是健康活着的声音,显示出她很好,没有受伤,还活着,还在我的身边。

    那半箱子弹,应该在甲板尾部抛锚的位置,如果她们需要,可以通过绳子,就像牧马人挑选脚力最好的骏马那样,把箱子套住后,缓缓托拽过来,哪怕多尝试几次,也不要弯腰弓背的跑过去拉那个箱子。不然,鬼猴的子弹是不长眼睛的。

    狙击步枪的子弹,幸好装在了我的裤兜里面,这条裤子是野战专用的,屁股的前前后后有很多结实的口袋。从弹药库搬着武器出来时,我随意抓了几把,现在口袋大概还剩四五十发金黄铜亮的尖头儿。

    池春柔软细腻的温手,轻轻塞进了我小腹下面的裤兜,由于衣物和身体贴的太紧,她无法把整个手掌放进里面,只好用食指和中指并拢着使劲往里面扣。两根儿柔软的肉骨虽然不能将我挖痛,可触及的位置却是敏感的。

    浑身伤痛的我,此刻是远没生理感应的,实际上这让我更觉得自己虚弱和无力。就像一个强壮的大男人躺在病床上,被一个小龄女护士照顾方便时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