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黑蜥蜴

第 9 部分阅读

    鹤后背接近左肩头的地方,赫然斜伏着条寸许长的蜥蜴。

    铁虎亦发现了,脱口道:“黑蜥蜴。”

    华方奇怪道:“这不过颗黑痣,你们大惊小怪的干什么?”

    龙飞没有作声,只是盯稳了那条黑蜥蜴。

    那不错是颗黑痣,大小,形状,位置与萧玉郎身后的那颗却竟相同。

    龙飞是因此惊讶。

    华方却不知道那讦多,催促道:“不要病人的命了?还不快快脱下来。”

    龙飞如梦初觉,忙将丁鹤那件外衣脱下。

    这瞬问他的神情变得很特别。铁虎看在眼内大感诧异,瞪着龙飞。

    龙飞的嘴巴却闭得紧紧,些也没有要说话的迹象。

    华方并没有理会,从背后解下个木箱。

    不大不小的木箱,里面大大小小的放了好些瓶子,颜色缤粉,药香扑鼻。

    华方从箱旁取出了个小小的包裹,打开来,里面是把长短不,但却极之幼细的金针。

    这个老头儿看样子似乎真的有几下。药医不死病。

    丁鹤既然还未死,应该有希望醒转了。

    何时才醒转?

    第十九章 真相

    夜已深。

    书斋之内燃起了灯火。

    药已煎敷在伤口之上,金针亦已度进了|岤道遍,丁鹤仍然还未醒转,但是肌肤已没有先前那么苍白。

    华方已离开书斋,由丁鹤引去客房休息。

    书斋外面的走廊烧着壶药,两个捕快守候在旁边。其余六个捕快仍留在那边萧家庄。

    他们已搜遍各处,找不到紫竺。

    整个凤凰镇也没有人看见紫竺,她就像已经在人间消失,已经不存在人间。

    龙飞亲自外出找寻了遍。

    得到的只是失望。

    司马怒的尸体亦已被搬到走廊之上。

    对于他,华方只瞧了眼,更没有理会。

    他不憧得生死人,肉白骨,所以他绝不会在死人身上浪费时间。

    药香随风吹进了书斋。

    龙飞铁虎沐在药香中,神态都显得有些疲倦,铁虎更显著。

    他们对坐在竹榻之旁。

    竹榻上的丁鹤仍然赤裸着身子,这是华方的吩咐。

    龙飞方回来,衣衫尽湿,而且不停的滴水,坐下,目光又落在丁鹤左肩背那颗黑痣上。

    灯光照耀下,那颗黑痣有如条活生生的黑蜥蜴,彷佛随时都会爬出来,又彷佛在吞噬丁鹤的肌肉,丁鹤的魂魄。

    铁虎都看在眼内,他早已想问龙飞,直都没有机会。

    现在是机会了。

    但他的口方张开,龙飞已挥手阻止,道:“铁兄,我知道你要问我什么。”

    铁虎道:“这最好不过,未知”

    龙飞再截道:“如果你不厌累赘,无妨听我再复述次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铁虎道:“似乎你昨天说的并不很详细。”

    龙飞点头道:“时间是个问题。”

    铁虎道:“现在有足够的时间了?”

    龙飞道:“你听过之后,有很多事情根本无须再问我。”

    铁虎道:“我会留意听好了。”

    这次,龙飞说得很详细,紫竺赤裸相对节,在整件事情来说,并没有任何影响。

    铁虎有生以来从未听过这样诧异,这样恐怖,这样复杂的事情。

    他虽然绝略已听过次,但再次听来,仍然被深深吸引。

    到龙飞将话说完,他竟然彷佛不知,犹自怔怔的望着龙飞。

    “就是这样了。”龙飞以这句话来结束。

    铁虎这会子,才如梦方醒,吁了口气,重复道:“就是这样了?”

    龙飞道:“嗯。”

    铁虎目光转落在丁鹤那颗黑痣之上,道:“萧玉郎的背后,也有颗这样的黑痣?”

    龙飞道:“位置,形状,大小,简直就完全样。”

    铁虎嘟喃道:“难道真的是蜥蜴的作祟?”

    龙飞叹了口气!

    他这口气叹来显得有些无可奈何,又好像另有深意。

    铁虎居然听得出,道:“龙兄有话只管说。”

    龙飞道:“这件事虽然如此复杂诧异,但细心想,也不是全无头绪。”

    铁虎道:“我已经想得够细心的了,现在仍然是堆乱草也似。”

    龙飞道:“这因为你亦已入局,被事情迷惑。”

    铁虎苦笑道:“你难道是局外人?”

    “相反,”龙飞道:“你知道我方才去了那里?”

    铁虎道:“我正要问你,外面下的雨并下大,你怎样像落汤鸡样。”

    龙飞道:“因为我和衣坐在溪流中,整整已浸了半个时辰。”

    铁虎呆道:“你脑袋不是有毛病的吧。”

    龙飞道:“就是因为有毛病,才浸在水里。”

    铁虎又呆。

    龙飞道:“你也有。”

    铁虎道:“别说笑。”

    龙飞道:“我浸在冷水之中半个时辰,脑袋才完全清醒。”

    铁虎总算明白了。

    龙飞接说道:“然后我细心分析整件事,大胆的作了几个假设。”

    铁虎道:“说下去。”

    龙飞徐徐说道:“第个假设,那个怪人在途中与我相遇绝非偶然,乃是有意!”

    “目的何在?”

    “引起我的好奇心,追下去。”

    “问题来了。”

    “你是否指那个木像能够说话?”

    “正是。”

    “我最初怀疑那副棺材有两重,有人藏在棺材的底层说话,但细心想,又不像。”

    “事赏那副棺材并没有两重,在义庄那边,我已经仔细检查过了。”

    “你跟我说过了。”

    “那么木像的能够说话,你又如何解释?”

    “你有没有听过有所谓『腹语』?”

    “腹语?”

    “也即是以肚子来说话。”

    “这个我听过,也见过个能够腹语的人。”

    “木像的说话,其实就是那个怪人在作腹语,所以才那么怪异,有些儿不像人声。”

    “有道埋。”

    “结果我追下去。”

    “主要我看还是因为那尊木像的相貌与丁姑娘样。”

    龙飞并没有否认,点头道:“这也就是那尊木像所以出现的主要目的。”

    “既非偶然,那辆马车就是有意在枫林等候你了?”

    “不错。”

    “可是那个怪人怎知道你那个时候必经那个地方?”

    “这次我乃是专诚到来凤凰镇拜候师叔,商量下我与紫竺的婚事,在来之前,我曾经写了封信,托人先行送来这儿。”

    “给谁?”

    “紫竺。”

    “信中写了些什么?”

    “我何时可至。”

    “问题莫非就出在那封信之上?”

    “紫竺并没有收到那封信。”

    “你怀疑那封信就落在怪人的”

    龙飞断然道:“所以他知道我当日必经过那片枫林。”

    铁虎道:“然则你是认为他有意引你到萧家庄后院?”

    “毫无疑问。”

    “何以见得?”

    “我路策马狂追,始终都追下上,但始终都能够保持定的距离。”

    “哦?”

    “当时我那匹坐骑已经非常疲倦,越跑越慢,可是那辆车也相应慢了下去。”

    “也许那拖车的两匹马亦已经非常疲倦。”

    “以我看,要将我抛下,却是容易得很。”

    “也许那个怪人以为他已经将你抛下了。”

    “那么距离始终不变又如何解释?”

    “世间上的事情,有时就是这样巧。”

    龙飞叹了口气。

    铁虎笑接道:“那个怪人也许真的有意引你到萧家庄,却又为什么?”

    “让我看看小楼那儿发生的种种怪事。”龙飞沉吟道:“虽然已入夜,我的行动毫无疑间仍然在他的监视之下。”

    “这是说他的耳目非常灵敏。”

    他的武功也绝不在我之下,否则也不能将我迫下马车,以马鞭击下了我的飞环。

    “有道理,有道理。”

    “也所以,我踏进那个庄院,怪事就适时发生。”

    “水月观音的出现”

    “乃是在三声猫叫之后,那三声猫叫异常恐怖。”

    “猫叫声本来就恐怖得很,尤其是在静夜中听来”

    “那三声猫叫我却怀疑是人为。”

    “小楼中不是有支黑猫?”

    “那支大黑貂的叫声显然就没有那么响亮凄厉。”

    铁虎笑道:“你的疑心比我还童?”

    龙飞沉声接着道:“猫叫声其实是暗号。”

    “暗号?”

    “那个水月观音出来。”

    “猫叫声是暗号,琴声又是不是?”

    “是!”

    “又是什么暗号?”

    “暗示我师叔从地道过来。”

    “哦?”

    龙飞叹息道:“所以我师叔在琴声停下后不久,就在小楼中出现。”

    铁虎道:“那个蓝衣人你肯定就是你师叔?”

    龙飞叹息点头。

    铁虎目光闪,道:“如此”

    龙飞道:“我师叔与白仙君之间显然,显然”

    他连说了两个显然,仍然说不下去。

    铁虎明白龙飞的心情,道:“有些话你下必直说的。”

    龙飞点头,接道:“那无疑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铁虎道:“最低限度白仙君也已死了三年。”

    龙飞道:“我师叔却直不知道,也所以有『想死我了』那种说话。”

    铁虎“唔”声。

    龙飞道:“然后那个『白仙君』尖叫起来,白烟在楼中弥漫。”

    铁虎道:“以你推测,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龙飞道:“那位『白仙君』尖叫声中,拔出利器刺向我师叔,削断了他的支手指,他在惊惶之下,急忙从地道逃了回去。”

    铁虎道:“丁鹤的武功”

    龙飞道:“他虽然武功高强,但无论如何,怎也想不到『白仙君』竟然会在不动声息中,动兵刃去刺他!”

    铁虎道:“可是他应该问问究竟才是。”

    龙飞道:“那个时候第三者已经出现了。”

    铁虎道:“你说过听到有第三者的笑声。”

    龙飞道:“那个什么人也好,我师叔当然也会仓皇离开。”

    铁虎点点头道:“毕竟作贼心虚。”

    龙飞心中痛。铁虎接道:“白烟散后,那些人与及木像屏风的消失,相信也是利用那条地道了。”

    龙飞目光闪,没有作声。

    这刹那之间,他似乎又有所发现。

    铁虎转问道:“那个『白仙君』当然也就是萧玉郎所化装?”

    龙飞道:“嗯。”

    “你说他为什么化装成他母亲那样子?”

    “这也许并非他的主意。”

    “哦?”

    “以我看,他甚至不由自主。”

    铁虎更奇怪。

    龙飞的语声更低沉,道:“天竺有种叫做『摄心术』的武功心法。”

    铁虎道:“我听说过,怎么,难道你也”

    龙飞道:“我怀疑萧玉郎乃是中了摄心术,心神完全被那个怪人控制,切的作为其实都是那个怪人的主意。”

    铁虎沉吟了会,说道:“那么他的死”

    龙飞道:“他心神既然被那个怪人控制,自杀被杀都没有分别了。”

    “那个怪人为何要”

    “再没有利用价值的东西留下来干什么?给我们查询?”龙飞顿道:“萧玉郎心神尽管完全被控制,在未被控制之前,仍然是有记忆的。”

    铁虎点头道:“杀了他,再利用二愣子送回来,也亏他想得出来。”

    龙飞道:“这件事也因此就更加诡异了。”

    铁虎道:“那么蜥蜴从萧玉郎的口中爬出来,在白仙君那尊木像的口中出现,这些也都是人为的了?”

    龙飞道:“也都是。”

    铁虎道:“然则你以为这个又是谁?司马怒?”

    龙飞道:“司马怒只是个傀儡。”

    铁虎笑笑,道:“好像司马怒这种人”

    龙飞道:“我看他也是被摄心术所制了。”

    “他与你的决斗断肠坡”

    “当时他是正常的。”

    “你是说他来到这里之后才”

    “应该是。”

    “他无端走来这里干什么?”

    “找我。”

    “何故?”

    “伺机给我刀!”龙飞皱眉道:“在离开断肠坡的时候,我看他已有不肯罢休之意。”

    “那索性合作就是,何苦又多此举!”

    “那个怪人这次的所为,并不是为了我,再说,司马怒那种人,是不会与人合作的,以我推测,他是必追蹑在我的身后,无意发现了那个怪人的什么秘密,却给那个怪人发觉拿下,然后再加以利用。”

    “杀萧若愚的果真不是他?”

    “檀木的气味是个很好的证据。”

    铁虎点头无言。

    龙飞接道:“我们追着刀斩萧若愚那个红衣怪人到小楼那里,就不知所踪,表面看来乃是击碎对门那扇窗户,越窗逃去,其实乃是潜入了地道中,击碎窗户不过在引开我们的注意。”他还有说话:“当时我曾经小心的检查过窗外那带,显然并没有人走过的痕迹。”

    铁虎道:“其实司马怒已经给安置在地道之内了。”

    龙飞颔首道:“那个怪人进去之后就指使司马怒从地道闯入那边书斋,面刀斩我师叔,面呼我师叔杀人灭口!”

    铁虎道:“丁鹤给斩了刀,人从酒醉中痛醒,自然就剑刺去!”

    龙飞道:“司马怒人如白痴,自然就避不过那剑。”

    铁虎道:“那个怪人难道不怕司马怒被丁鹤拿下来?”

    龙飞道:“这方面他早已考虑到。”

    铁虎冷笑道:“不成丁鹤的醉酒,也是被摄心?”

    龙飞道:“摄心术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效的,好像我师叔那种高手,摄心术对他未必能发生作用了。”

    铁虎道:“然则是不成知道丁鹤已醉倒?”

    “未必。”

    “哦?”

    “他若是知道我师叔醉成那样子,定不肯让司马怒那样做。”

    “为什么?”

    “万司马怒乱刀砍死了我师叔,我们闻声赶到去,将司马怒拿下来,岂非就前功尽费?”

    “可是”

    “你知否我师叔何以有『剑勾魂』之称?”

    “莫非他不出剑则已,出剑就必杀人?”

    “点不错。”

    “如此”

    “好像司马怒那样子突然闯入,挥刀便砍,即使他没有醉酒,但在正常之状态之下,除非他的脑袋有毛病,否则定会拔剑迎击!”

    “他的脑袋有没有毛病?”

    “没有。”

    “我也没有,所以换转我,也样会迎击。”

    “司马怒倘真被摄心术所制,根本就完全不会闪避,换转你,奇+书+网也样铁链砸死他。”

    “即是说,无论丁鹤如何,司马怒都是死定了。”

    “那个怪人就是肯定司马怒必死,才敢胆来此着。”

    “果真如你所说,这个人也可谓老谋深算了。”

    龙飞缓缓道:“我师叔退隐凤凰镇,不与江湖人交往,已经有十多年。”

    铁虎沉吟道:“你的意思是那个怪人若非丁鹤的老朋友,也必是丁鹤的老仇人?”

    龙飞道:“朋友当然不会这样做,仇人又何需装神扮鬼?”

    铁虎道:“那个怪人想必是丁鹤萧立共同仇人,自问不是两人的对手”

    龙飞截口道:“既然是老谋深算,又怎会不知道他们两个已不相往来,尽可以个别击破?”

    他淡然笑,接道:“朋友间未必就不会结怨,朋友往往也就是仇人。”

    铁虎嘟喃道:“你又在卖什么关子呢!”

    龙飞忽然叹了口气,道:“任何事情之所以发生都不会没有动机。”

    铁虎道:“这件事情动机又何在?”

    龙飞道:“在报复夺妻之恨!”

    铁虎怔道:“哦?谁夺谁之妻?”

    龙飞道:“在这件事情之中,出现的人虽然多,有那种关系的只有三个人。”

    铁虎耸然动,于是说道:“你不是在说”

    龙飞目光落,又落在丁鹤后背那颗形如蜥蜴的黑痣之上,道:“我师叔背后的这颗黑痣与萧玉郎背后那颗位置,形状,大小,完全都样,放开蜥蜴作祟这个可能不谈,你以为怎样才可能有这种现象发生?”

    铁虎又是怔,半晌才回答道:“遗传?”

    他的神情变得很古怪,龙飞比他更古怪,哑声道:“不错,是遗传。”

    铁虎吃吃地说道:“你不是怀疑丁鹤跟萧玉郎是父子的吧?”

    龙飞徐徐道:“我事实如此怀疑。”

    铁虎道:“那么丁鹤与白仙君之间岂非就”

    龙飞叹息道:“你不是早已如此怀疑了!”

    铁虎摸着胡子,喃喃道:“地道将那座小楼与这间书斋相连在起,要往来的确方便得很,且神不知鬼不觉。”

    龙飞道:“纸又焉包得住火?”

    铁虎说道:“萧立到底不是个老糊涂。”

    他顿接道:“你方才不是说过,他告诉你是因为丁鹤与白仙君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所以与丁鹤疏远。”

    龙飞道:“当时我仍然有些怀疑,但看了这颗黑痣”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垂下头。

    铁虎道:“萧立与丁鹤出生入死,当然不会不知道丁鹤背后有这样的颗黑痣。”

    “当然。”

    “萧玉郎既然是他的儿子,他当然不会不看萧玉郎的捰体。”

    “小孩子捰体的时候本来是很多,尤其是男孩子。”

    “他当然也不会不怀疑萧玉乃是鹤与白仙君所生,并不是自己的儿子。”

    “当然”铁虎铁青着脸道“你是说,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萧立?”

    龙飞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我确是这样怀疑。”

    铁虎怔住在那里。

    整个书斋立时陷入片寂静。

    难言的寂静。

    令人心寒的寂静。

    夜风透窗。

    铁虎倏的猛打了个寒噤,沉声道:“萧立想必是仍不敢肯定,小楼的种种怪事,就是他意图证明丁鹤与白仙君是否有染。”

    龙飞道“也许是原因之。”

    铁虎道“白仙君已经死了三年,人死不能复生,所以他只有利用萧玉郎化装白仙君?”

    龙飞道:“嗯。”

    铁虎道:“那么他诱你到来”

    龙飞道:“却是利用我做证人,证实我师叔乃是杀害他两个儿子的凶手。”

    铁虎道:“你已经怀疑凶手就是丁鹤了。”

    龙飞黠点头,道:“事实我师叔最值得可疑。”

    铁虎沉吟道:“杀丁鹤之子,藉丁鹤女婿之口,证明了丁鹤的罪行,连丁鹤的女儿也劫走,若是事实,这报复也未免太狠辣了。”

    龙飞叹息道:“爱妻不忠,挚友不义,岂非如此,又怎消他心头之大恨?”

    铁虎皱眉道:“问题又来了。”

    龙飞道:“是不是萧玉郎不是他的儿子,难怪他下此毒手,但是萧若愚”

    铁虎道:“难道也不是他的儿子?”

    龙飞道:“萧若愚相信是,他却是个白痴。”

    铁虎道:“白痴又如何?”

    龙飞道:“已等于死了半,在白痴本身来说,也根本没有所谓死生,什么都样,正常的人看来,亦有生不如死的感觉,身为父母的这种感觉更加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