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绝顶唐门

第1453章 还看今朝(大结局)

    <script>readx;</script>陈彬第一次在聂彦面前,露出了“意外”这种情绪。水印测试 水印测试/

    因为,他太了解聂彦这个人了。

    聂彦从来就不是一个为别人考虑的人,他的虚荣心太重,却不肯下功夫为他的虚荣而付出,他对九尾狐队长的名号,比对他自己的实力看得更重,他每天戴着一张“看上去很有队长气质”的面具,实际上对队长的责任却没有太多的想法。

    直到去了战戈,聂彦才稍微有一点承担,可是,换来的也是他一再打破自己的底线,甚至和梁笑泽这样的人为伍,如果说以前在九尾狐的聂彦还有得救,那在陈彬看来,战戈之后的聂彦,就可以放弃治疗了。

    可是,陈彬在这里听到的,却是聂彦问出了一个,他绝对没有想到的问题。

    “当年,我到底浪费了你多少时间?”

    陈彬的目光往下移动,聂彦依然举着的那个沉重的木头盒子里,装的却只是一根项链。

    那根项链和聂彦脖子上挂着的那根一模一样,只不过,更新一点,也更精致一点。

    陈彬叹了口气。

    聂彦唯一的一次,以九尾狐代理队长的身份,带队前往西雅图,一个粉丝手工为全队做了一套项链……

    所有人都有,只除了当时家里有事,实在是去不了的陈彬。

    而聂彦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找材料,又做出了这条一模一样的项链。

    陈彬又叹了口气。

    当年,他是真的把聂彦当九尾狐下任队长来培养的,比起机甲他们。他花的心思和时间更是成倍,因为培养战队核心和培养队长。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可惜,聂彦一再让他觉得自己的选择做错了。

    至于那些时间……

    “很多。很多很多”陈彬接过聂彦手上的盒子,眯着眼睛朝他哼笑了一声,“不是你做个项链的时间能还得了的。”

    “……”聂彦先是愣了一下,可愣完了之后,他却笑了。

    陈彬又看了一眼聂彦身后的卫临渊跟谭锦书,朝他们挥了挥手。

    两个人耸了耸肩,暂时回避了。

    陈彬看了看聂彦:“以前吧,我看你不爽还算是有理由,你今天这么一搞。以后我看你不爽都没道理了,你说怎么办?”

    “那就不要看我不爽了?”聂彦咬了一下嘴唇,问道。

    “多占便宜的提议。”陈彬摇了摇头。

    看聂彦不舒服,已经是这么多年深入了潜意识的一种本能,就算聂彦再拿十条项链来,都是无法再扭转的了。

    聂彦点了一下头,也没有再说什么。

    这次wcg重回流域战队之后,他是亲眼看着卫临渊,仔细拿他的训练视频一遍遍地看、一遍遍调整训练他的训练计划。他才意识到,当年可能陈彬付出的还要更多。

    因为,对于卫临渊他们来说,他只是一个队友。而陈彬当时那是在培养队长!

    聂彦跟卫临渊进入了一次深谈,虽然全程卫临渊都在说“陈彬当年做事不讲方法”,或者“陈彬就是个毒舌。根本不会培养选手”等等,但不知道为什么。聂彦却总是想反驳他……

    然后,他找出那条项链。照着做了很久,才做出了一模一样的一条。

    可要去跟陈彬说对不起,他也不甘心,他的死脑筋直到现在,也不觉得他有什么错。

    真正让他下定决心要来的,还是陈彬孤身一人,面对两个主神,突破自己主神极限逆天翻盘的那一战!

    聂彦惊了。

    百沸之水,止于冰下!

    他亲眼看到,那百沸之水破冰而出的那一刻,竟然那么的震撼。

    那才是一个队长的实力,也才是一个队长的担当!

    如此一个站在剑战顶峰的选手……

    聂彦忍不住回头想,陈彬又不是欠他聂彦几百万,凭什么他就能心安理得地享受陈彬花费自己的时间去训练他?就因为他那一句“我聂彦,此生绝不与九尾狐为敌”吗?

    听的人信了,说的人没信。

    聂彦在门口站了很久,想了很久……

    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已经关了,当然,陈彬也没邀请他进去坐坐。

    可是,他做的那条代表九尾狐战队全体一心的项链,陈彬却没有退出来。

    陈彬收下了。

    对于聂彦来说,他来这里的期望也不高,陈彬没有把那项链扔他脸上,他就觉得已经够了。

    以后,他就是流域战队的聂彦,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将与流域绑在一起。

    这一次,一定永不背叛!

    ……

    第二天一整天,所有的战队都在为晚上的年度总冠军颁奖仪式做准备。

    九尾狐战队当然也不例外,他们毕竟是年度总冠军颁奖典礼上的主角!

    米晓已经为他们送来了更新了最新赞助商的全新队服……

    换上队服之后,九尾狐先去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然后才前往溪谷空中竞技场的颁奖仪式现场。

    台上的showgirl穿着闪亮的衣服欢快地跳着热舞,台下的观众也都高举双手欢呼着。

    随着一支支战队的入场,观众的欢呼声也就一叠高过一叠。

    今天剑战项目年度总冠军颁奖仪式,虽然没有比赛,但是,比起决赛还更加一票难求!

    整个溪谷空中竞技场座无虚席……

    台上依次跳完了每一支八强战队的队歌,最后一曲王者花冕跳完之后,主持人多啦a秋登上了舞台。

    多啦a秋今天穿的是一件淡橙色和白色相交的拖尾礼服,她的头顶上,戴着一顶由只在这个寒冬时节盛开的梅花、蝴蝶兰和星星草编织而成的花冠。雪白的梅花,粉色的蝴蝶兰和一颗一颗银色的星星草。让她这一出场就如仙女一般,引得台下一阵咔嚓咔嚓的拍照。

    主持人戴着花冠出场。更加让九尾狐的粉丝兴奋。

    而果然伴着王者花冕的背景音乐,最先被请上台来的,就是九尾狐战队的全队选手,包括昨天刚赶到的经理人米晓,以及战队的研究部门总管岳方直。

    多啦a秋并没有问他们什么话,只由美丽的showgirl无声地将一块块刻着名字和id的金色冠军铭牌,挂到他们的脖子上……

    而多啦a秋自己的手中,则端着大大的年度总冠军奖杯,以及最大的一顶花冠。她并没有直接交给冠军队的众人,而是开口说话了。

    “今天,我们ces联盟有幸请到了剑战项目总策划师李青曜先生,以及863计划模拟引擎项目总工程师陈国谦上将,为我们剑战十周年的年度总冠军颁奖……”

    蓝白脸都僵了一下。

    陈彬差点没跌到地上。

    剑战的游戏引擎申请了国家项目资金这个他们知道,但那只是申请的贷款而不是划拨款,又没说不用还,那么,为什么来的是陈国谦?

    一个年轻的游戏策划师。扶着一个眼神犀利、腰背笔直的老爷子,慢慢走上台来。

    陈国谦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彬,将大大的奖杯,毫不费力地拿起来。送到了陈彬的手上……

    陈彬将奖杯递给身边的小雅,上前去抱了一下他,嘴里却是没一句好话。“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了,还到处跑。闪着腰了不要我揉?”

    “少卖乖,老头子我身子比你壮实多了。再说了。我有孙子揉腰,你有?”陈国谦一拳头就砸在了陈彬肩膀上。

    “我……”陈彬还真被堵住了。

    结果,他还没跟上老人家的节奏,就看到老人家的眼睛已经在小雅身上不停扫来扫去。

    多啦a秋已经在一边斯巴达了……

    而陈国谦似乎没有准备跟自家孙子多聊几句,把那花冠往小雅脑袋上一扣,就朝着陈彬严肃地道:“打完比赛回家过年。”

    “好。”陈彬正在点头,就听老爷子下一句已经冲出来了。

    “不过,还是一个人的话,就别回来了。”老爷子说完就扬长而去。

    陈彬听到了队友们很不友善的嘲笑声。

    很快,年度冠军的颁奖结束,年度积分第二的弑神战队,也登台领奖,随后第三第四一直到第八,都一个个上台来。

    只是红巢战队和狂战战队领奖出现了一些小插曲,因为战队已经不存在了,叶骄阳强烈建议两支战队今年的积分,应该合并到一起,拿今年的年度第一,当然,这个提议被联盟主席毫不犹豫地打回去了。

    于是,红巢和狂战还是分别领奖,只不过,粉丝又是别有一番唏嘘了。

    颁奖结束之后,几个战队的十几个选手应邀上台,打了一场死亡征召的表演赛。

    不算太激烈,却是各种损招迭出,看得台下粉丝一阵阵地狂笑。

    “你们说,我们真的会被粉丝永远记住吗?”机甲从椅子上站起来的一刻,眼圈又红了。

    “不会。”他身后的荒唐淡淡地回答,“这世上,只有悲剧,才会永恒……”

    谁知,荒唐刚刚说完这句话,突然一个身影冲上了舞台,大喊一声:“不许动。”

    陈彬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荒唐……

    果然是主角光环,说什么来什么?

    那个身影很多人都不认识,但参加过今年ad的职业选手全都认识。

    战戈战队前公会总会长,战无伤!

    多啦a秋被战无伤这一口气冲上来的气势吓了一跳:“请……请问……”

    “哈哈哈哈哈,”战无伤掀开自己的队服,露出里面一圈一圈的炸弹,“我在游船上打了那么久的工,终于攒到了买炸弹的钱,今天,我要在这里让你们这些明星选手全部葬身火海,然后,明年我们战戈战队。就可以一举夺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