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北宋士大夫的非人生活

九百三十章雪终

    八月,黄河上传出一件奇怪的事。百度搜

    一个游客意中来到开封城北的黄河,突然喊道:“黄河清了。”

    实际根本未清,不过这些年,宋朝投了许多钱帛下去,除了黄河上游几百里外,余下的主流与支流两岸九成以上地区遍布树木草地,河水泥沙含量渐渐降低。正好秋水伊平,又久未落雨,没有多少泥沙冲向河水中,河中泥沙含量进一步减少。河水未清,还是很浑浊,但远远看上去,略略有些白意,而非是象以前那样浑浊不堪。

    对于久在黄河边的百姓来说,这已经很神奇了。

    并且又是在宋军轻松地击败了契丹军队的辰光下,于是数京城百姓涌出城外观看。最后居然惊动了君臣,赵顼带着诸大臣一起来到河边。一条黄河养育了华夏文明,可人类过于透支,黄河造福百姓,也将百姓害苦了。

    王珪夸张地伏在河边说道:“陛下,这就是祥瑞啊,这才是真正的祥瑞。”

    但不久后一场秋雨落下,河边又再度变黄了。但这件事迅传遍五湖四海,越传越神奇。

    在阴山那边,却有一场浩大的工程在施工。两国战争结束,朝廷迅拨下一千三百万缗钱,先是在阴山各个峪口修建关卡,这是暂时的,若是以后得到幽云十六州,一直要修到东阴山尾端,与燕山相连。然后于牟那山南部开始,一直到黄河,跨过黄河到宋朝府州地界,修建一条长达三百多里的长城。

    这道长城修起来,也就是以后你们契丹不要打灵夏路主意了。

    若打也可以,从北阻卜穿过茫茫的沙漠。袭击贺兰山西侧沙漠绿洲里的各个部族。但那样,用兵少了不得功,用兵多了又不值。而且这一隔,西夏少数人也失去不轨的念头。

    也能看成另一个意思,我们宋朝只想得到西夏,不要说原因,西夏将我们宋朝害苦了,但对你们契丹没有敌意,甚至用长城关卡主动与你们契丹的云内州、东胜州、天德军隔绝起来。

    这项工程有点儿大。估计要到明年秋后才能完成,但那时候是交给章楶了。

    郑朗这才写辞呈。

    其实原先那几封辞呈,是刻意唱给某些人看的。

    非是想击败契丹,一旦正式与契丹开战,也就是收复幽云十六州之始。那得做许多准备工作,并且国库也需要大量储蓄,现在还未到时候。最少要等五年后,还要看契丹国内的情况,以及其他的时机。

    之所以要打一打,如赵煦所说,宋朝多年生活在契丹阴影下。如今国力强盛,也应打一打,洗刷这个阴影与耻辱。主要还是针对灵夏路某些人,这些人又不大好处理。未谋叛之前,就是有了证据,若轻处理不管用,若处理得重。百姓多少有些怨气。

    于是用那个辞呈,造成灵夏路百姓人心动荡。再加上其他的种种假象,勾引契丹兵。契丹兵,这些人必叛乱。在开始时,郑朗除了兴庆府不能让它乱外,其他几个地方故意让它们叛乱扩大。

    那么谁想谋叛,全部显露出来了,而这些人中间良莠不齐,有许多人烧杀抢劫。这就让郑朗找到严惩的借口与理由。击败契丹后,少数人十分聪明地逃向契丹,还有一些人到处躲藏。郑朗将他们所犯下的罪状一一列出来,公布于各州各县城门口,派人抓捕。

    经过这次肃清,灵夏路境内不安定因素大幅度下降了。

    这时候又生一次变故,李秉常本来身体不好,经这一吓不久病死。宋朝又扶立李秉常的儿子李乾顺为河西郡王夏国主灵夏节度使,但赐名为赵乾顺,并且因为此次叛乱,各个宗室或逃或杀,剩下的人不多了,于是将这些宗室子弟与赵乾顺一起带到京城。

    夏国主称号还在,但至此,夏国真正实亡名也亡,西夏成为一个历史。

    看着黄河两岸劳碌的百姓,郑朗说道:“质夫,虽西夏宗室一起带到京城,但还是要善待百姓啊,没有十年时间感化,灵夏路百姓未必对朝廷有多少忠诚。”

    “放心吧。”

    “另外多注意一下契丹动静,以后幽云十六州就指望你了。”

    郑朗要离开西北,将章楶请来,一是为了指挥战役,二就是代替郑朗经营西北,经过这一役过后,契丹多半暂时不敢对西北有什么想法。过了几年后,非是契丹有想法,而是宋朝有想法了。当然,也要看,若是耶律洪基奋图强,或者赵顼去世,都不能对幽云十六州下手,那怕国库的钱帛再多。但也为了防止万一,有章楶坐镇,契丹人就是来了,也会被打得头破血流而去。

    不过郑朗辞呈到了京城却没有了消息。

    直到十月末,京城才有一封姗姗来迟的圣旨,让郑朗判西京。也不能真的让郑朗在西北苦寒之地呆上一辈子,并且郑朗也到了六十九岁高龄了。难道让郑朗来一个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因此将郑朗诏回洛阳养老,但不准郑朗致仕。

    郑朗未遵旨,直接拒绝。

    既然要致仕了,那么就得弄一个一清二楚,何必挂一个虚名惺惺作态?

    传旨的太监只好领旨回去。

    就在这时,一个小道消息在宋朝开始流传,它揭露了一个可怕的真相,那就是李贵的真正身世。世人所知道的是赵念奴为婆婆所逼,离家出走,沦落到了鄂州,让张亢手下找到了。

    但这个小道消息非是如此,而是说赵念奴并不是在鄂州,她奔向辰州向郑朗求救。因为在路上失去了钱财,一度沦落成乞丐。刚找到辰州,两人同时出事,绑架到了那个山洞,冬天寒冷,两个抱作一团。然后什么事该生的一起生了,这才有了李贵。

    消息传出后,许多人耻笑。

    甚至多的人打抱不平,赵念奴在京城,但不好询问,可崔娴也在京城,于是有贵妇人旁敲侧击,但没有想到崔娴居然承认了此事。是真的,不是流言!

    这一下子炸了营。

    郑朗功劳很高的。可功归功,过归过。

    许多言臣上书劾,有的人话说得难听一点,那就是虽人之有欲,但那是公主。如果实在憋得难受,宁肯能挥刀自宫,也不能与公主生什么。说者都是很轻巧的,真摊上他们自己,看他们能不能挥刀自宫。

    郑朗开始从神坛上一路下跌。

    还有人大臣劾,既然犯下如此大错,还有何颜面继续在朝中做官。就在这时候。高滔滔于宫中设宴,对群臣说了一句:“这件事自始至终郑公就不想隐瞒。前面救出来,后面就将事情经过亲自禀报了仁宗皇帝,而且哀家也知道此事。司马光与王安石同样知道。所以郑公一再拒官爵,但论是仁宗皇帝,还是哀家,或者是陛下。都强行勒令郑公将此事隐瞒。不为他故,若没有郑公。何来河工?若没有郑公,何来熙宁变法,国家富强,何来收复河湟灵夏?大宋又何来这等盛世华年?诸位,不要再以小人之心置君子之腹了。”

    就是这一句话,让所有言臣不能再言。

    高滔滔又说道:“诸位劾郑公,哀家理解,可想一想郑公一生为大宋所做的一切,就是这点错误又算什么?并且知道此事真相的人不多,真相不会是哀家陛下与王安石、司马光散布出去的,散布真相的人是郑公自己……他要致仕,陛下一直不肯,这是郑公逼迫陛下准许他致仕啊。”

    “诸卿家,郑公这一生为了宋朝奔波不休,过得太苦,真相散布出来,哀家与陛下也不得不准许他致仕……难道诸位还想让他背上一个沉重的包袱度过晚年吗?”

    ……

    元丰十年,西历1087年,郑朗七十岁,威廉一世去世,但因为他的出现,英国转守为攻,以后战争主要是在别人的国土上生,为后来的英不列颠王国的出现打下了基础。

    但整个欧洲仍然在黑暗时代,此时距离欧洲大航海时代仅有近三百年时光,距离欧洲工业文明时代还有五百多年时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