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穿越之主角系统

399天下事自有天去愁

    时间已经是夜晚,夜幕降临的时候,形状各异的摩天高楼上的灯光都亮开了,金茂大厦、香格丽拉大酒店楼顶上闪烁的霓虹灯犹如女皇的王冠,灯火阑珊,美妙的外滩呈现出迷人的风采。来""书""书"lai"来""书""书"lai

    上海的夜晚是特色的夜晚,不同于威尼斯的宁静,亦不同于海沙市的稍显冷清。

    不同霓虹的闪烁,炫目的灯光,拥挤的人群,喧闹的街道,路边的排挡,都成为了构筑这繁荣夜景的一砖一瓦。

    夜晚走在那街道上,繁华的上海街道,霓虹簇拥在几人的两旁,几人所在之处,正是上海著名的“外滩”。

    外滩位于上海市中心黄浦区的黄浦江畔,它是上海十里洋场的风景,周围还有位于黄浦江对岸浦东的东方明珠、金茂大厦、上海中心、上海环球金融中心、正大广场等地标景观,是去上海观光游客的必到之地。外滩自1943年起又名为中山东一路,全长约15公里。

    它南起延安东路,北至苏州河上的外白渡桥,东临黄浦江,西面是由哥特式、罗马式、巴洛克式、中西合壁式等52幢风格迥异的古典复兴大楼所组成的旧上海时期的金融中心、外贸机构的集中带,被誉为“万国建筑博览群”。上海外滩天幕的后方已被新建的许多摩天大楼改变了不少。滨江作为一种城市资源优势,因上海市中心的滨江可供开发土地资源稀缺和供需矛盾加剧的双重趋势下而更显稀贵。南外滩的风华绝代、北外滩的后起之秀、东外滩的地开发与外滩源将逐渐融为一体,彰显“浦江第一湾”的磅礴气势,承载小上海浦西滨江复兴的伟大历史使命。

    同时,这里也是上海最著名的夜景之一。

    此时的赵敏身着一袭白底黑边的t恤,半身短裙。细细观察着手机地图在前方带路的她,还真有一种知性的美感。"来""书""书"lai

    说来好笑,罗凡这个现代人反倒要赵敏来带路。

    不过实在是罗凡从未来过上海,与赵敏等人同样是两眼一抹黑,唯有看着地图自己找。lai而赵敏这个排兵打仗的能手,对于研究地图自然有着先天的优势。

    比起赵敏的美丽大胆,一袭淡蓝衬衫搭配着洁白百褶裙的周芷若,便如同一池澄澈的春水,微风拂过,轻轻地泛起涟漪。仿佛还能从中闻到一股幽静的花香,总令人不觉陶醉其中。

    罗凡一边牵起周芷若柔若无骨的柔夷,一边拉着小龙女冰洁若雪的玉手,一直往前走着,走着,从外白渡。一直走到了码头。

    漫步在黄浦江边的时候,江水撞击江岸发出那“哗啦哗啦”的声响,如同江水的呼吸。

    黄浦江上来往的船只都由霓虹灯装扮起来,像宫殿、像龙船,每一艘船都形状各异,变化万千;黄浦江也变成了一条流动的丝带,江两旁高高低低、各式各样的高楼如镶嵌在丝带上的钻石。这些钻石中最耀眼的就数东方明珠电视塔了。只见塔呈圆锥形,由上下两个球体组成,中间由钢架支撑着。夜晚的东方明珠格外显眼,两个巨大的球体灯光闪烁迷离,不断变化着七彩的颜色,美丽异常。

    凉风习习时,与小龙女等在外滩散步,欣赏这美丽的夜景,真是一种美妙的享受。

    江中往来的彩船,不禁令罗凡想起了那千百年前的舞榭歌台、争妍斗艳的楼船画舫。江岸边系船的粗麻绳上。静立着几只夜鹭,江水拍击着堤岸,夜风吹拂着江潮,一起一落顺着江水晃动的节奏摇摆不定,更像是一首绝妙的月下舞曲。

    外滩的灯光大都是投影上去的。所以颜色显的很柔和。使的本身的建筑物更有风韵,

    那美丽的灯光洒下,洒落在小龙女那若凝冰般的肌肤上,驻足凝视,小龙女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是那般清丽安静,如同郊野独自盛开的花儿,无论有没有人欣赏,她就在那儿绽放着她那般安静的美丽,夜间的风吹起她那如丝如瀑般的秀发,看着她这般“云破月来花弄影”的绝世身姿,一种的别致意境涌上心头。Mlai

    上海的人,是永远都走不光的,即便是夜晚,外滩的人还是那么的多,喧闹的街道,忙完了一天的人们,在街上谈笑风声,肆意游玩。

    几人在江边随意地找了一家拍档,不过要了几碗小混沌,两瓶酒,四人特地挑了一张临窗的方桌,肆意地欣赏着这江边繁华的盛景,即便是山珍海味,鲍鱼燕窝,也没有此时来得亲切。

    赵敏此时显得有些兴奋地笑道:“怎么样?我挑的地方不错吧?”

    罗凡带着些宠溺的目光落在赵敏面颊上,笑道:“成天就知道玩。”

    赵敏大口吃着混沌,大碗地喝酒,有一种从寻常女子身上见不到的潇洒,笑的时候一双美眸咪成了月牙形状,道:“这叫劳逸结合。”

    罗凡喝了一口酒,摇头笑道:“你总能找到理由。”

    赵敏娇嗔道:“其实我是见到夫君整日劳累,这样不好,一点都不能体会人家的苦心。”

    罗凡摇头叹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没有利益,便没有了目的,我们又将何去何从?”

    赵敏道:“你呀,永远都爱看着前面,有时候就应该停下你的脚步,珍惜眼前才是最重要的。”

    罗凡默然片响,不由呵呵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