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母子乱伦合集

母子激情恋

    母子激情恋我叫王一维,是家中的长子,有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弟弟。弟弟身体一向不好,又比我小,爸妈对他的关爱自然也就多些。

    可我小时候总以为爸妈偏心,对我不如对弟弟好,因而心怀怨愤。可能因为这样,自小我就很叛逆,性格孤僻,行事怪异。我难得有让爸妈满意的事,经常和他们作对,惹他们生气。对此爸妈也是无可奈何。唯一能让他们感到安慰的是,我的学习成绩还算好,品格也不坏。读书我是很用功的,这是因为让爸妈知道我比弟弟强。

    到了十五六岁的时候,我对女人逐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自慰从偶尔发展到天天要。但是自慰并不能真正满足我,我渴望真正的。而在那时社会和学校还很保守,像我那个年龄追女孩子可是件了不得的事,会惹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虚荣心很强的我当然不愿做那样的事。我只有苦苦忍受性的折磨。不知何时起,妈妈美丽的身渐渐把我吸引住,后来我竟把她作了性幻想对像……

    我妈妈叫赵卓雅,尽管已三十五岁但仍美艳动人。她容颜标致可人,气质高贵典雅,她现在某私企工作,属于白领丽人一族,所以平时经常穿着时尚合体的旗袍裙类与高跟鞋时,更显迷人风采。每当我看见她的时候,便心跳不已,想她的时候,便莫名兴奋。我已被她迷住,用想到发疯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这辈子曾使我真正神魂颠倒的女人就只有妈妈了。但想归想,理智告诉我这不可能,她可是我生身之母,我不能爱上她。这是道德与礼法所不允许的。这是疯狂甚至变态的。无奈之下我只好拿妈妈为性幻想对像意淫或,我甚至想拿她的贴身衣物来发泄。后来我还想偷看妈妈的身体,可总没机会。但尽管如此,我倒从未对妈妈真正做过什么不轨之事,我还没那么无耻。

    我以为我对妈妈的爱恋只是我自己的一场梦而已,一个永远不能实现的梦。我只希望这梦快些醒来。但就在那天下午,老天却给了我一个机会,影响我一生的机会。那天下午我放学回到家,弟弟上补习班,而爸妈上班,是以家中无人。我家客厅墙壁上挂着当年爸妈的结婚照,我不由看得入神,妈当时穿着白色婚纱美若天仙,不过现在样子也没怎么变,只是更端庄成熟了。

    我心中不由又开始幻想,假如站在她旁边的不是爸爸是我,我们结婚……一阵开门声打断我的思路,我暗叹了一口气,可能是弟弟下课回来或爸爸提早下班,我不由暗恨他们回来打断我安静的暇想,门打开了,进来的竟是妈妈。

    妈妈一向不提早回来,看见是她,我心中不由又高兴又紧张,不由结结巴巴说道:妈,你,你回来了?看见我在家妈妈也有些奇怪她问道:这么早放学?下午没课吗?我忍下内心的激动故做镇定说:下午没课。

    我偷偷打量妈妈,她今天穿一件淡紫色的套裙,浅色薄丝袜,白色高跟鞋。我的心又狂跳不已,身体的某一处已发生了变化,为了不失态我正准备回房。我身后却传来妈啊的一声,我回头一看,原来妈不小心把脚歪了,她已疼得站不住了。

    我忙去扶她,把她扶到沙发上坐好。你没事吧?我关切的问。妈妈摇摇头,但仍满脸痛楚。她想弯身将高跟鞋脱下,但由于疼没成功。我当时不知哪来的勇气,弯下身抬起她扭伤的右脚道:妈,我来帮你。说着脱下她右脚的高跟鞋,那只纤美的脚立刻出现在我面前,纤美的玉足被丝袜包着更具诱惑力,我内心激动万分,这是我长久以来迷恋的妈妈的身体的其中一部分--美脚!长久以来我连梦中都期盼的跟妈妈身体的零距离接触,如今这美脚就在我面前,我伸出手握住她的脚,开始地抚摸揉捏它,我已无法自控。

    我喃喃的说:妈,你的脚真好看。大约过了几分钟,我猛的清醒过来,抬头猛看见妈妈正看着我,她的脸上泛起一片红霞,眼中带着一种奇怪的眼神,说不出是愤怒责备或羞涩,总之很怪。

    看见妈妈羞红的面颊,我不由看到獃了,一时双手仍紧握着妈妈的纤脚忘了放下来,妈妈轻声说道:放下。我还在发愣:放下什么?妈妈的脸更红:放下我的脚。

    这时又传来开门声,妈妈猛地抽回她的脚,我也猛地站起来,这时爸爸跟弟弟走了进来,爸爸看见我们一愣,他问:你们怎么都在家。

    我下午没课。我下午没班。我和妈妈几乎一口同声,妈妈的脸又似红了,她忙问道:你们怎么在一起?爸爸自顾低头换鞋答道:我们也是在门口遇见的。我说道:妈妈的脚歪了。

    爸爸问道:没事吧?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关心,我忽然发现爸爸近年来不管对我和弟弟或妈妈都显得莫不关心,随着他的生意越做越大他的人似已变了。

    妈妈回答:没事。于是爸爸上楼了,弟弟也跟了上去。客厅又剩下我和妈妈,我不敢望向妈妈,含糊道:妈你脚没事吧?妈妈的声音也不太自然她说道:我的脚没事了。

    我也逃似的回了自己的房间,那夜我彻夜未眠,一直想着下午发生的事,想着我抚摸妈的脚的情景,当时我放肆的摸她的脚,她并没有反抗或拒绝,也没有生气,最主要她没有告诉父亲,在吃晚饭时她还和我说话,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我一直在想,一个女人肯让你弄她的脚,是不是也会让你弄她的任何地方?经过这事以后,我仿佛看到了希望,我感到我和妈妈的结合并不是天方夜谈,也许有一天我们真的会……

    我开始耐心等待,等待老天给我创造机会,我不再,也不再有每次想到妈妈内心就产生的罪恶感和内疚情绪,说来奇怪,我的性格也变得开朗随和起来,连爸爸都认为我成熟了。

    在我等待机会的日子里,家里也产生了一些变化。首先是爸爸,他变得越来越少回家,总是说忙生意谈业务,有时回来对我们也很冷淡,跟妈妈也不说几句话,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差,几乎是各自为政。我猜想爸可能有外遇了。

    而这时弟弟以学习太忙为由要搬到学校校舍去住。家里只剩我跟妈妈了。对于这些变化我却大喜过望,爸爸弟弟跟妈妈越疏远,对我越有利,我知道我的机会已快到了。那段时间妈妈由于跟爸爸感情亮红灯弟弟又搬走心情很不好,人也憔悴了,天天下班回家都阴沉着脸,幸好还有我陪着她,有时吃完晚餐后一起出外散散步,聊聊天,我们渐渐变得亲密起来。

    有一天晚上,我和几名同学出外吃饭,半夜十一点才回家,我本已为妈妈一定已睡了。但当我路过她的卧室时,发现房门开着,妈妈的裙子、内衣、丝袜、乳罩、还有裤叉竟扔在床上,天,她一定在洗澡,我当时竟忍不住走到床边,拿起妈的乳罩裤叉丝袜贴在脸上狂吻狂闻,不能自已。

    发泄之后我又悄悄走到浴室门下的排气口向里看,妈妈正背对着我,淡淡的蒸气映着白皙的背部,浑圆高跷的臀部,修长的大腿,妈妈认真仔细的冲洗着每一个部位,她背对着我,竟撅起屁股用喷头去冲洗屁眼,然后她转过身匹开腿,用喷头冲洗阴部,洗了两下,她竟蹲了下来,我一惊,以为她发现我了,但不是,她在小便。由于她蹲下,她的看得更清晰,深红色的张开,尿泉水般射出,看到这里,我只觉得头嗡的一声,血向上冲,下体已坚硬无比,我亲爱的妈眯,最爱的女人,她全身上下被我一览无异,那臀部那那阴部,我已忍不住冲进去,强奸她,我当然没这么做,我没那么疯狂。

    我悄悄退回我的房间,我承认我爱我的妈妈爱得发疯,但我不能用强,妈妈心甘情愿的与我造爱。机会终于来了。那天是我老爷六十大寿,全家老少齐聚一堂,寿酒在某大酒店的贵宾包间举办,五点开席,夜里十点多才结束,众人各个喝得东倒西歪,爸爸说有事要去公司,弟弟回学校宿社了,我和妈妈便搭舅舅的私车回家,但由于要送老爷姥姥,车不够坐,于是舅舅舅妈坐前排,老爷姥姥我和妈妈坐后排,由于后排坐不下四个人,舅舅让妈妈坐在我的身上。那怎么行?妈妈抗议道。一会就到家了,坚持一下吧。舅舅不由分说把妈妈推到我身上关上车门。

    这下可好,妈妈一屁股坐在我的小腹上,那天妈妈穿一身很传统的猩红缎面紧身旗袍,旗袍上还锈着银条状花纹,黑色高跟鞋,传统而不失性感。我从开席一直不时的盯着她看,那紧身旗袍显现出妈妈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那双穿着黑色高跟鞋的脚,那天我曾玩弄过的玉脚。整个宴席我一直对妈妈想入菲菲,幸好席间大家一直在挥杯畅饮,没人注意我在看什么想什么。这下好了,本就欲火中烧,妈妈却坐在我身上,屁股紧压我的小腹,我的一下直立起来,不偏不正,一下顶入妈妈的屁眼里,妈妈冷不防叫了一声。

    怎么了?旁边姥姥问。没,没事。妈妈低声答道。到这里事情的转变已戏剧话,妈本想侧下身把屁股移下位置,谁知舅舅猛一起车,妈妈惯性向我一倒,整个屁眼完全压入我的,车里再没多馀空间,我们一动也不能动。我当时的心情也是尴尬之极,这实在有够丢人,我心中虽急,但它不听我的控制,插入妈妈屁眼深处后变得更加尖挺,这本是人天生的本能反应,任谁都不能控制。

    车子一路行驶,左颠右晃,我还好说,但在上面的妈妈可不好受,车子摇晃她也跟着摇晃,车子遇到前面有车或红灯,立即刹车,她身子惯性向前倾,那一瞬屁眼终于脱离我的,但刹车结束,她又惯性向后倒,屁眼一下又压入我的,一压到底。

    一路行车无数次起车刹车反反复复,妈妈也跟着反复的折腾,这简直是种折磨,我真担心妈妈会大叫出声来,但见妈妈双手紧握成拳,显然也在尽力控制不叫出声音来,她显然也明白,叫出声对谁都没好处。试想,如果舅舅姥姥发现我们现在的状况,就算是无意之举,我们也得羞得跳海。车终于到了我们家,车刚停稳,妈妈赶忙跳下车,飞快的走进院子,姥姥还在嘀咕:卓雅也真是的,招呼也不打就走了。

    舅舅说道:卓雅看来喝多了,一维,你照顾你妈妈。我心想:“我会好好照顾她的”。我向他们打了声招呼便走进院子。

    我心中已明了老天给我的机会已来了,接下来就看我怎么把握。近来爸爸已不再回家了,以前隔三差五还回来看看,但近一个多月已没回来过。

    今天他们在酒席上虽谈笑风声但也只是给外人看的,散席后我看他们行如陌路人般,爸爸只是说:我回公司便开车走了。他们的感情已彻底破裂。而弟弟跟妈妈似乎也越来越疏远,妈妈现在一定很空虚寂寞,三十五的女人是虎狼之年,极强,没有感情的寄托,性生活也没有,我甚至怀疑妈妈晚上会不会自慰。

    今天她喝了很多酒,酒能乱性,让人丧失自控能力和理性,再加上刚才在车里的小插曲,她的欲火一定已被我激起,所以我判断今晚是最好的机会。

    我怀着一种无比兴奋无比紧张无比激动的心情走进院子,走上楼梯终于我打开家门进到屋里,妈妈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茶几上有瓶开封的葡萄酒,她手拿着一杯正在喝,看见我进来,她说:来,一维,陪我喝两杯。我正想劝她少喝,但转念一想,她喝多对我更有利。

    我于是走过去拿一个空杯也满满倒了一杯坐再她对面的沙发上,我这才发现妈妈有些不对,发生刚才的事我以为她见到我一定会尴尬,但她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看来她喝多了。干杯。她跟我碰了一下杯,一口干尽,我也只有干尽。这一杯喝完,妈妈脸上已泛起红晕。

    我说道:妈,今天你喝了很多酒。妈妈淡淡说道:最近心情不太好。

    我说道:你的心事可以跟我说说吗?妈妈便开始向我倾述,她跟爸爸的感情已破裂,因为爸爸在外面有了私情,而弟弟之所以住校也并不是为了学习,而是为了方便玩乐。

    我心中暗喜,妈妈肯跟我说这些埋藏在心底的话已表示她喝多了,妈妈说着说着竟惊激动起来,她竟一下抱住我说:一维,你可不要像你爸爸弟弟那样离开妈妈。

    当妈妈一下抱住我时我也一时冲动猛的抱住妈妈说:妈妈我不会离开你,你不要难过,爸爸不爱你我爱你。我亲吻了妈妈的脸颊,妈妈一下楞了,她说;你,你说什么?我当时也是酒往上涌,我已豁出去了,我大声说:妈妈,我说我爱你。

    妈妈当时似乎酒劲也醒了楞在当场,她的脸色一下变的苍白,她獃獃的看着我,好像从未见过我一样。看见她震惊的表情,我的酒意也已化做冷汗,不由后悔刚才太过直白的表白,但事已至此,我已不能后退,我只能前进。这时我才发现妈妈还在我的怀中,因为她刚才抱住我我也顺势将她抱紧,而我的一番话一下让她像被定身了一样震惊在当场,她竟已忘了她还在我怀中,当时我们几乎紧贴在一起,她的脸离我的脸只有几寸,我发现我这么多年还没有跟妈妈这么近的接触,可以这么近的审视妈妈的俏脸,妈妈真的好美,一张娇嫩的粉脸此时已有些苍白,一双盼顾生情的杏眼已因惊讶而瞪大,我登时越看越爱忍不住说:妈,爸太失策,竟去外面找女人,他却不知道,最美最好的女人一直在他身边。

    妈妈怒叱道:你,你在胡说什么。我说:我没胡说,我说的是真心话,在我眼里你是世上最美的女人。可,我是你妈妈呀。我们是母子呀,你,你不可以喜欢我。妈妈急声说道。

    我说道:为什么不可以?我们是母子关系,但同样也是一个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你是我妈妈,但在我眼里你不止是我生身之母,也是一个高贵美丽的女人。

    我爱一个人没有任何界限。妈妈惊声说道:可是,如果我们相爱是不合礼法道德的,是不正确也不正常的,你爱我,爱上自己的母亲,这本就是一种不正确的思想,这不可能啊!我越发激动说道:不,现在时代已变了,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泰国有不男不女的人妖,恐怖分子可以去撞美国世贸大楼,张国荣可以公开自己是同性恋一生只爱男人,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这世界没有一程不变的事,爸爸以前也很爱你,以前一定和你山盟海誓过,现在他岂非也变了。

    这一番话说完,妈妈竟一下子哑口无言,她秀美的眼睛里竟闪现出迷乱的目光,她的意志竟似已开始动摇,过了一会,她似要说什么,我没给她开口的机会,我已用嘴堵住她的嘴,我以为她会强烈反抗,但出人意料,她没有反抗和拒绝,反而主动迎合用她的舌头卷住我的舌头,这一热吻持续了足足五分钟,妈妈忽然猛的推开我,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自语道:天哪!我刚才做了什么?我怎么可以和自己的儿子亲吻呢?这时我也坐在妈妈对面的沙发上,一口干进我杯中的酒,说道:妈,你不必奇怪,你刚才只是做了你的本能需要做的事。妈妈没做声,反而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好像要给自己压压惊。

    这一杯酒一喝完,妈妈似乎真的醉了,她已醉眼朦胧,她斜靠在沙发上,王一维,你真的喜欢我?她问道她的声音也变的细声细气,据说只有真正喝多的人才会这样,妈妈真的醉了。

    对,我真心喜欢你。我说。那你今晚不会强奸我吧?妈妈说道。我怔住,我做梦也想不到这话能从一向温文典雅妈妈的口中说出来。我从未见过妈妈如此失态。

    我正色说道:妈,我说我爱你,可能你会认一个儿子向自己的母亲表达爱意是荒唐疯狂甚至变态的。但我对你的